【喻黄】特殊身份.上

一直都特别想写的题材。看完了我甄男神的电影《特殊身份》后有了灵感。

应该不写长,对话粤语,括号是翻译,部分涉及粗口,不要学。

还有作为一个半国语化的广东人,我粤语国语可能翻译的不是很标准,请见谅。

剧情有部分是用了《特殊身份》的梗。

电影虽然不怎么算好看,但是甄子丹超帅!讲港普也讲得特别帅!!

警察喻X古惑仔卧底黄

————————

故事开始发生在G市七月二十日,晴天。

那天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大街阴影明明灭灭,开车出门一路绿灯,看谁谁顺眼,无来由的,黄少天心情好到想输钱,于是老地方吆喝着坐庄开桌玩21点,哪知道开了几把都是庄家赢玩家输,眼瞅手边的红票子不旦没减还有翻倍的趋势,黄少天刷拉拉的洗着牌,笑得如沐春风:

“醒定滴,唔好咁紧张,唔系点喺我手到赢钱啊?好难得我先想输钱,错过左就无啦。”

(镇定点,不要那么紧张,不然怎么在我手上赢钱啊,好难得我才想输钱,错过了就没有啦)

 “天哥你开玩笑咩,今日手气咁旺,真系唔系我地想输钱噶。”

(天哥你开玩笑啊,今天运气那么好,真的不是我们想输钱啊)

 

围坐在桌上的小弟之一惆怅地叹了口气,顺手拿了自己前头的两张牌一看,一张黑桃J一张梅花6,16点,妈的那么尴尬上不去下不来,偏偏黄少天已经开始问,“边个仲要再加?”(哪个还要再加?)

“我。”一咬牙要了张,妈的方砖8,直接爆掉。

当然还不算完,庄家不开还爆掉自己那张红色的纸票还能保得住,谁知道黄少天一开,两张A,除了还有个兄弟和黄少天一样两张21点的幸免于难外,其他人又要被黄少天收走钞票了。

“天哥你今日财神附体啊手气咁好!?”所有人难以置信地看着黄少天收走自己的牌,认真地感觉到这游戏已经不能再玩了。

(天哥你今天财神附体啊运气这么好)

 

“啧啧算数,我唔坐庄啦,军仔我同你换个位,费事你地咁多嘢讲。”黄少天将洗好的牌放在桌子中央,笑眯眯地点名其中一个小弟,那小弟叫李军,平时跟着黄少天做事,听话懂事不多嘴,深得黄少天信任。李军也不含糊,笑了笑,就大大方方地让座了。

(啧啧算了,我不坐庄了,军仔我和你换个位置,免得你们那么多话说。)

 

谁知道刚坐下,李军发了一轮牌。有人就上楼了。

是个穿着警服的小年轻,黑色中分短发,眉清目秀,生面孔。一众人见到他有点惊讶,“做乜嘢!?(干什么)”他们所在的地方是G市盘龙酒店的二楼,没人不知道这里是G市地头蛇龙哥的据点,除了自己人,谁都不敢上来。龙哥势力范围广,平时警察也都是对此睁眼闭眼,现下龙哥和组织二把手去了K市,留下三把手的黄少天管事,哪想居然还有警察吃了豹子胆单枪匹马上来挑衅?

黄少天掀起牌面看了一眼才淡定地转身过去,四目相对,“警察同志,有事?”

“不好意思,你这里涉嫌非法赌博,按G市管理条例要依法查处。”小年轻操着一口流利且标准的普通话,一本正经地说。

“新黎的吧?你上头冇交代过呢度系边个嘅地盘咩?”

(新来的吧?你上头没有交代过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有个冲动的小弟都想操家伙出去了,谁知道黄少天悠悠地哎了一声,摆了摆手站起来。

“不好意西,(不好意思)”黄少天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口音,“我瞒都系良明,你缩的赌博系不存在的。(我们都是良民,你说的赌博是不存在的)”他说得诚恳,如果不是后面桌上还放着红色的百元钞,所有人都差点信了。

黄少天将自己口袋的钱掏出两三张,折好,走上前,“警察同计,里一过新来的不是很守悉规矩,我就不计告啦!里回去替我问号一下里魏队讲,上次上来喝酒喝得开心吗?(警察同志,你一个新来的不是很熟悉规矩,我就不计较啦,你回去替我问候一下你魏队长,上次上来喝酒喝得开心吗?)”

“应该不开心吧?毕尽在医院躺了一过多月呢,里们警察同计干活也挺累的,要好好休息一刹啊。(应该不开心吧?毕竟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呢,你们警察同志干活也挺累的,要好好休息一下啊。)”黄少天大胆地打开小年轻的上衣口袋,将钱塞进去,然后下手拍了拍,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小年轻站在原地不动声色,半个字也没有再说。黄少天自己又笑了,转身回去招呼道,“时间不早,今晚我做东请大家食顿好嘅,鲍心刺肚任点。”(时间不早,今晚我做主请大家吃顿好的,鲍鱼刺身随便点)

各小弟欢呼着收拾桌上的钱,有不甘心地想问黄少天那警察怎么办,黄少天摆摆手,“新黎的,费事嘥气,今日我唔想动手。”(新来的,懒得动气,今天我不想动手)

一帮人自顾自地把那警察晾在一边,收拾好钱后就下楼了。

黄少天经过那警察时,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懂,舌头一卷一跳,轻声地说了一个字,“lan.”(滚)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花了眼,那警察似乎轻声笑了一下。

 

晚上就没有人来找茬了,黄少天和众小弟喝了几箱啤酒,个个回家都有点神志不清。黄少天被李军搀扶着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楼下,他的脸红得发烫,醉得连步子都走得踉踉跄跄,李军想扶他上楼,却被他一手推开。

“得啦军仔,我自己上去就得,唔该嗮。”黄少天硬撑地笑了笑,摆了摆手,一个人上了楼。(可以了军仔,我自己上去就可以,谢谢)

黄少天居住在一栋普通居民楼顶楼,灰色的水泥墙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他勉强摸索着开了门,然后开窗通风顺便拉严实窗帘。窗外天色黑得好像被哪家倒了整罐墨水,举目望去只剩下了路灯和零零星星居民楼的街灯。若是以前也只有大事,比如学校毕业啊什么的才会和一群兄弟喝到烂醉,如今都成家常便饭了。

古惑仔不好当啊。黄少天叹了一口气转头去卫生间吐,吐得像是把肠子都吐出来了。“班扑街仔,我话唔食烟就博赛命灌我酒,忍你地五日,五日后唔将你地搞到入局我黄少天名倒翻嚟写。”黄少天用清水漱漱口,哗啦吐出一大口污秽。(...我真不知道怎么翻译QAQ大概是:一群坏人,我说不吃烟就拼命灌我喝酒,忍你们五天,五天后不将你们搞入局我黄少天名字倒过来写)

 

好不容易洗完澡,黄少天擦着头发从沙发底下自己做的暗格里摸出和局里联络的手机,开机,进入主界面,编辑短信,“五日后蛇鼠从K市带货归。”

半分钟后手机无声地接收了一条讯息,“收到。今晚两点老地方见面。”

 

唔系挂!?(不是吧)黄少天简直想死地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离见面还有二十分钟。方副队你系唔系玩野啊咁大整蛊!?(方副队长你是不是玩我啊开那么大玩笑)他按了关机键,将手机又放回原位,随便戴了口罩墨镜,换了身平时不怎么穿的不显眼的衣服,偷偷摸摸赶去老地方。临走前还专门看了一下日历。

 

去到约定的出租屋据点,方世镜已经倒好了茶水候着了,指针滴滴答答地指过约定时间。迟到只是小事,不小的事是,桌上有三杯茶,其中一杯被人拿着正准备喝,那人见到黄少天还笑着示意了一下。

“叼你老鼠。”黄少天一惊,粗口都爆出来了。这眉眼,这发型,不就是白日里那个拆他台的小年轻吗?“方副队长,你玩我啊?”

“日头见过。”那人放下茶杯,朝黄少天伸出手,“我黎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代号索克萨尔,系局里调黎协助你完成任务。”

(白天见过。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是局里调过来协助你完成任务的)

和白日里不同的还有他的声音,本地方言,和黄少天想的是个外地新来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顶你个肺你本地噶?!”黄少天当习惯了古惑仔,在副队面前粗口还是没改过来。也难为一向得体的方世镜都没打断他。

“系啊。”喻文州特别礼貌地回应道。

(是啊)

“咁第一次见你讲乜七普通话。”

(那第一次见你讲什么普通话)

“上头新通知,上班期间执法要讲普通话,唔讲要扣钱。”

(领导新通知,上班期间执法要说普通话,不说要扣钱)

黄少天被噎,气得要吐血,果然出门还是要看黄历,上面明明白白说的今日诸事不宜,果然白天手气好都是骗人的,为的是晚上给他一黑到底。

方世镜看了看两个人,终于推了推眼镜,严肃地说道,“寒暄结束了,喻文州,这位就是你的搭档,刚才给你讲过的夜雨,半桶水的古惑仔黄少天。”

(半桶水=半吊子)

“少天,简短地说说打蛇行动新情况。”

 

TBC

评论(16)
热度(35)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