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特殊身份.中上

剧情有点玄幻,大概爽一把算了,别太在意细节。

前文走:【上】

——————————————————

时间有限的确不适合说太多。


喻文州转着手中的笔,听黄少天简短地交代目前的进程。当然如果他知道这将是他唯一一次听到黄少天那么言简意赅,估计会更加重视这次的会话。

 

G市的地头蛇龙哥,全名不知,据说势力范围很大,平时干着些非法勾当。在魏琛接手G市警察局之前,没人敢在他头上动土,哦也不是说没有,魏琛前两任的管事那哥们,大概是五年前的事,下决心想一窝端了,结果证据还没收集过半就被龙哥的人暗算,全家五口人死得不明不白,从此没人敢惹。


接着那正直哥们的下一任干脆就只眼开只眼闭,一听到魏琛在会上自告奋勇要接手,恨不得把自己那么多年攒的些稀奇贵重玩意儿都提过去给魏琛,生怕他反悔。


魏琛也不含糊,接手的同时就开始放长线,把在警校毕业的黄少天提前调了过来。


黄少天是孤儿,无牵无挂,装起古惑仔来浑然天成,关键是战斗力还爆表,是当卧底的好料子。在龙哥的地盘赌博赢了大笔钱后被龙哥的人堵在巷子里,一个打五个的局面黄少天愣是给翻了盘,接下来的事顺风顺水,自称之前做过警察,被人看轻、侮辱,最后还被炒了鱿鱼,所以对警察深恶痛绝,黄少天为了圆谎,还和魏琛配合演了一场好戏,魏琛新官上任一个星期借口上了盘龙酒店踢馆,和黄少天交手时被黄少天打断了几根肋骨,进了医院ICU抢救了一天多两天,昏迷了一个多星期才醒。


如今还在医院养伤。


下手那么快准狠,龙哥很欣赏,戏很成功。


只会打架当然不够,有胆有脑对自己狠对兄弟热心才是古惑仔的道。事后在局里,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看望龙哥时,他还悠悠地说当初黄少天给他的印象特别好。


有次晚上庆功,龙哥赏了黄少天一包真龙烟,黄少天推脱烟草过敏不抽,结果那群人急了,黄少天一笑,把面前的啤酒瓶当场一摔,“都话左我烟草过敏仲叫我食,当我好虾啊!(都说了我烟草过敏还叫我吃,当我好欺负啊?)”当时很多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到了,龙哥转了转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不动声色地说,“咁你饮唔饮得啊?唔会烟会酒吧?”(那你喝不喝得了啊?不会抽烟会喝酒吧?)


“得。”黄少天坐下来,“除咗烟,任龙哥话事。”

(可以,除了烟,随便龙哥。)


“上半打玉冰烧,”龙哥一挥手,“全喝了。”

(上半打白酒,全喝了。)


黄少天面不改色地看着两瓶白酒,拿起子一撬就开始喝,毫不犹豫。到底龙哥也只是试探,没打算让黄少天往死里喝,在三瓶下去后,黄少天镇静地看着服务员把空瓶和剩下的三瓶满满的拿下去,红着眼睛没说话。


“好,从今往后,这G市除了我和佢,就系你话事了。(除了我和他,就是你说了算了)”龙哥拍了拍手,指了指一直在旁不说话的组织二把手虎哥,赞许地说道。

 

说虽这么说,要让众人服,要让龙哥虎哥服,要让自己接触到那些掩饰在底下的黑幕却也是半年后的事了。


 

“今次的货蛇鼠都出动了估计很重要,要么枪支走私要么毒品走私,其他证据我收集了七七八八,但要想往重了判佢地罪,估计都系要靠哩批货。(但要想往重判了他们的罪,估计还是要靠那批货)”黄少天认真地说道,“G市哩边接头人唔系我,我只不过系帮佢地看场的,接头的应该系S市的凤太。”

(G市的接头人不是我,我只不过是帮他们看场的,接头的应该是S市的凤太)


“我同凤太接触过,一个几精明的女人,S市流通的毒品百分之九十都系过她手,到时收网都唔可以放过她。”

(我和凤太接触过,一个很精明的女人,S市流通的毒品百分之九十都是经过她的手,到时候收网不可以放过她)


方世镜点点头,凤太的事S市那边都在关注,无奈证据不够,只能是监控着,没办法下手,这次能一网打尽也是最好的。


“蛇人虽然狠,但脑唔够鼠好,到时收网重点系鼠到,我总觉得他有后手。(但脑子不够鼠好,到时候收网重点在鼠那儿,我总觉得他有后路)”黄少天继续说道。在一旁听着的喻文州啜了一口茶,黄少天这个人给他的印象挺好,无论是白天内嚣张的他,还是现在冷静的他,都很对他的胃口。“喂,你啊,醒定滴,唔好乱嚟啊,唔系到时候我罩唔到你,出左事我唔负责噶。今日如果唔系我心情好,早同班友仔打到你训医院啦。”黄少天话题一转,对喻文州恶狠狠地威胁道。

(喂,你啊,看着点,不要乱来啊,不然到时候我帮不到你,出了事我不负责的,今天如果不是我心情好,早和群老弟打到你进医院了)


“多谢少天高抬贵手。”喻文州保持着微笑,丝毫不为所动。


 

友情的情报交接结束。


黄少天回去继续当他的古惑仔,喻文州回去整理黄少天这大半年刀口舔血换来的情报。


“这家伙。”喻文州放下手头的笔,看了看窗外。窗外阳光明媚,一片白云都没有,离计划收网还有三天,他看着最开始那份情报,难为某人还在下面碎碎念了很多字,“我可以将代号老鼠改成猫吗?对应回龙虎凤大杂烩啊,怎么说还要尊重本地菜名嘛,不过算啦,叫老鼠就叫老鼠,猫那么可爱都不好意思吃。”


要是那家伙的普通话能和他写的那么标准就好了。喻文州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要不是自己是本地人,初次见面黄少天那口蹩脚的广普他也没那么快听懂,什么时候忽悠他说局里改革要求所有员工必须要过普通话测试试试看,说不定他当场要疯掉吧。

 

说到底,喻文州还是挺相信一见钟情的。

 


G市有一个楼盘的天台是警察局的休闲地方,保密性特别好。黄少天跟方世镜申请了要去那儿练靶,配枪他有,装了消音器的。靶子他也有,找了个架子挂了起来。组织没事,他也没事,失踪半天也不引人怀疑。


“biu——”黄少天抬枪射击,动作是很帅,可是脱了靶,就很尴尬。


不信邪的黄少天连开三枪,看了看靶子,越发确定这大半年打架打得在警校能拿A的射击废了。


有人轻轻地笑出了声,被黄少天察觉了,枪口马上就对准了目标,四目相对一秒,两秒。“少天。”喻文州笑着,“枪唔系咁用的。(枪不是这样用的)”


“唔好好似叫仔咁叫我,你又唔系我老豆。”

(不要好像叫儿子一样叫我,你又不是我爸)


“觉得叫少天几顺口啊,”喻文州说,“比把枪我,我同你示范下。”

(觉得叫少天挺顺口,给枪给我,我给你示范一下)


黄少天觉得这人总是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都被人呛回去了还装温和,不累吗?但不得不承认这几天他觉得喻文州这个人挺好相处,说什么听什么,叫他别惹事就不添乱,那些小弟问起那个不懂事的警察,他随口用估计是局里人教左他做人做借口打发简直轻而易举。他把枪扔给喻文州,凌空一划一接,喻文州走了过来,站在黄少天刚刚站的那个点上,端正,瞄准,一枪命中正中央。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黄少天接过他递过来的枪,运了运气找感觉,又一枪,不过还是偏了目标。“你手稳滴,睇准。(你手稳点,看准)”喻文州干脆就半搂住黄少天的身体,用手搭在黄少天的手上帮他调整。


前心贴后背的,心跳好像熨在一块儿,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瞄准,托喻文州的福,这次离靶心近了很多。


“点解最近又练翻射击?”喻文州松开黄少天,笑眯眯地问。

(怎么最近又练回射击?)


被问到的那个人搔了搔头,出口的回答正气凛然:“过几天我都要去撑场面噶,就算个时顺利,迟点我复职时测评唔过都唔系几好。”

(过几天我都要去撑场面的,就算那时候顺利,再迟点我复职时测评不过也不是很好。)

 

难得的搭档能在收网前和睦地喝杯茶聊下天,不得不说喻文州泡的茶不比方世镜的差,而且喻文州不但带了好茶叶,还带了糕点。看着小蛋糕上面满满的芒果酱,黄少天表示这样的搭档请给我再来多一打。


“好食嘛?”(好吃吗?)


“好食啊!你自己做噶?(好吃啊,你自己做的?)”黄少天一勺子下去惊喜地发现还有芒果夹心。作为一个芒果爱好者,他是吃得啧啧有声津津有味,早就把当初喻文州噎他的过往忘了个一干二净。


“系啊,魏队长话过你几中意食芒果,我想出边卖嘅好多都系用罐头,宜家芒果当季,用新鲜芒果做口感会好得多。”

(是啊,魏队长说过你很喜欢吃芒果,我想外面卖的好多都是用罐头,现在芒果上市,用新鲜芒果做口感会好很多)


黄少天都恨不得把碟子舔干净,在喻文州眼里他的吃相有点像…猫?特别可爱的那种,可爱到想揉揉毛,喻文州忍住自己想伸手揉他头发的冲动,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正事。

 


“少天,我和魏队商量过,到时收网行动,你唔好出面,我地同你买好左机票过B市,算系避避风头或者……(你不要出现,我们给你买好了去B市的的机票,就算是避避风头或者....)”话还没说完,一把枪就怼了上来,“你再讲多次!?系G市边个仲会比我熟,点解今次行动唔关我事有无搞错!?”

(你再说多一遍?在G市谁还比我更熟?为什么这次行动不关我事有没有搞错?)

“为了你安全着想。”


“lan(滚)”黄少天忍住掀桌的冲动,收枪转身走人。“我同你讲,我唔会走,收网行动难讲唔会出滴乜嘢事,有我系到多份保险。”

(我跟你讲,我不会走,收网行动难保不会出什么事,有我在多份保险)

 

下楼梯时黄少天专门又翻了翻手机,妈的又是一个诸事不宜的日子。


TBC

评论
热度(32)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