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特殊身份.中下

电影剧情有出入,电影剧情太玄幻了还很多大片特效动作。

当然我写得也很玄幻hhhh


前文:【上】【中上】

——————————————

收网前一天凌晨,喻文州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里面那人不吱声,但是电话内传来“嘶啦——”的撕纸片的声音,“喻文州我同你讲,机票我已经撕左,顶多一人退一步,我留系G市唔走,但系我唔会插手抓捕行动,咁得没?”

(喻文州我跟你说,机票我已经撕了,最多一人退一步,我留在G市不走,但是我不会插手抓捕行动,那样可以吗?)

 

“好。”喻文州拿他没办法,哄小孩似的哄道,“你乖滴,注意安全,好唔好?”

(你乖一点,注意安全,好不好?)


然后对方就把电话挂了,管他话有没说完。


 

黄少天没猜错。


收网行动出了纰漏。


回到G市后当天傍晚九点,龙哥在某宾馆和凤太做交易,两人当即被收到线索的警方拘捕,人赃俱获。房间内搜出了大批的毒品和几支走私枪支。各地方蹲守的警察也出击抓捕龙哥手下的一众小弟。整场打蛇行动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可核实后发现,黄少天重点交代过的鼠,没抓到。


虎哥能做到组织二把手的位置,靠得不是蛮力,是脑子。黄少天千算万算还是疏忽了他身边的人——和虎哥一起漏网的还有黄少天的小弟,李军。



妈的,回到局里的黄少天一肚子气,和喻文州审问龙哥时说话都带了刺。


“你好老实讲,个俩条扑街仔去左边到。”黄少天先发制人。

(你最好老实交代,那两个人去了哪儿?)


龙哥将手铐弄得哗哗响,“陈天,我谂唔到你系卧底,唔代表佢谂唔到你系。怪唔知得条友中途借尿遁左,原来早收到风。”

(陈天,我想不到你是卧底,不代表他想不到你是,怪不得那家伙中途借上厕所跑了,原来是早收到情报)


化名陈天的黄少天靠在审问室的墙上抱着胸冷笑,做笔录的喻文州抬起头看着他,手里的笔转个不停,“请唔好讲甘多废话。(请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他的眼神很平静,还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但是语气没见多温和。


两方僵持了五分多钟,打蛇打七寸,摸清龙哥性格的黄少天轻描淡写地开口,“不过你都几惨啊,做个大佬做到风生水起最后都比兄弟卖左,我做卧底装你入局系我职业道德,但系跟你十几年的兄弟话单飞就单飞,都唔知应唔应该同情下你。”

(不过你也很惨啊,做个大哥做得挺好最后还是给兄弟卖了,我做卧底骗你入局是我的职业道德,但是跟你十几年的兄弟说一个人跑就一个人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同情一下你)


“卖兄弟最先过个唔系你,系佢。”喻文州轻门熟路地接话。

(卖兄弟最先的那个人不是你,是他)



审问室内又沉默了一阵,最后龙哥开口问道,“阿sir,你地系我到搜左几支枪?几斤毒品?”

(你们在我这里搜了多少枪,多少毒品)


“七支枪,150斤冰毒,190粒子弹。”


“嚯,我地今次走私左9支枪,七支长的两支短的, 200粒子弹,仲有……”龙哥敲敲桌子,意味深长地说,“200斤冰毒。”

(我们这次走私了9支枪,还有...)


“虎哥有条女,系G市东边厂区有个很小的厂房。”

(虎哥有个女朋友,在东边厂区有个很小的厂房)


点到为止。龙哥说什么也不再透露更多的东西了。


喻文州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放下笔叫人带走龙哥。“你点谂?(你怎么想?)”他问在一旁不说话的黄少天。黄少天嘴角扬了扬,挤出了丝冷笑,“谂住炸左佢,费事嘥气。”(想着炸了他,免得动气。)


“思想有滴危险,(思想有点危险)”喻文州伸手摸摸他头发,笑了笑,“我叫方副队睇实你,乖,唔好私自行动。(我叫方副队看着你,乖,不要私自行动)”黄少天真的很讨厌对方这样的态度,想一拳打过去却被喻文州稳当当地接住,“宋晓,调监控,查查东边厂区有无可疑车辆,锁定位置。顺便叫方副队长过黎(来)一趟。”他松开黄少天的手,转身开始吩咐手下办事。

 

是不是见到他的日子黄历上面都是写的诸事不宜。黄少天连手机都懒得开来看了。

 


另一边的虎哥和李军还在开车。李军将黄少天卖了才换了虎哥真真正正的信任。


“你有咁憎陈天?(你有那么恨陈天?)”虎哥吸着烟,坐在副驾驶上擦着自己私下藏起的枪和子弹,厂房那里还藏有五十斤冰毒,足够他出境重新开始。


“如果唔系条扑街,组织三把手早系我了,使系佢手下做契弟?虎哥,你都唔话得啊,收到风转手就卖左龙哥自己单飞。”李军轻蔑地笑了笑,握着方向盘调侃道。他们走在偏僻的小路上,有些颠簸,但胜在没监控,足够安全。

(如果不是那家伙,组织三把手早就是我了,用得着在他手下做小弟?虎哥,你也说不得啊?收到情报转手就把虎哥卖了自己跑了)


后半夜的风有点凉,不过这对亡命之徒来说不是问题。


虎哥啧了一声,“佢傻,宜家仲信嗮滴江湖义气,我唔想死,仲有大把世界等住我。”

(他傻,现在还信那些江湖义气,我不想死,还有美好生活等我享受。)


“宜家去边?”

(现在去哪)


“去厂房,带噻滴货走。边境有我滴人,可以安全出境。”

(去厂房,把货全部带走,边境有我的人,可以安全出境)


 

黄少天真的不是安安分分的主儿。


趁方世镜不备,黄少天就下了手从后面搞袭击,还摸了方世镜的车钥匙,走路带风地出了警局,他走得横,局里愣是没人敢拦。


 

还在监控室的喻文州听到下属说的事情后皱了下眉,当打算思考接下来怎么办时,时常联络的手机有了新的短信。


两条,


“东区厂区太大,我去摸清楚底,我会小心,保持联络。”


“A区21号,可以收网。”


截然不同的两条短信,一条是那只不听话的猫咪发的。另一条,喻文州笑了笑,“宋晓,安排人,打蛇行动最后一步可以收网。”


 

清晨四五点,天亮得早。东边厂区连鸟都没见几只。


黄少天将车停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只身就往厂区闪,殊不知,他一踏进厂区,就成了落入陷阱的猎物,有人通过监控摄像,看见了他。

 

“呵,仲谂住点搞定个二五仔,宜家自己送上左门。(呵,还想着怎么搞定个叛徒,现在自己送上了门)”虎哥狠狠地碾灭了手中的烟,给枪装好了子弹,起身想要出去逮人时被李军伸手拦住了,“虎哥,我去,宜家条友仔系C区,准备过黎时我系门口搞掂佢。”(现在那家伙在C区,准备过来时我在门口搞定他)


“攞住,如果有事直接搞左佢。(拿着,如果有事直接毙了他)”虎哥将自己手里的枪扔给了他,从衣服内又掏出一把,认真再给枪上膛。“多谢虎哥,以后都系靠你稳餐食噶啦。(多谢虎哥,以后全部都靠你混口饭吃了)”李军毕恭毕敬地说,转身开了车门从主驾驶位拿了条毛巾,淋上了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液体,面无表情地朝门口走去。


干这行,不随身带些防身的东西真的不行。

 

厂区也算是虎哥的秘密地盘,监控铺天盖地。虎哥看着李军在门口隐秘地候着,在黄少天偷偷摸摸像是贼似的走过来时,以极快的速度用毛巾捂了黄少天,拖他进了厂房。


“虎哥,条友仔点搞?”

(虎哥,那家伙怎么处理?)


“稳条绳绑左佢,一阵走时经过西江掉咗佢。手脚记得绑实滴。”

(找条绳子绑住他,一会儿走的时候经过西江扔他下去,手脚记得绑结实点)

 

他从角落堆满了的货箱中抽出一个大的白色泡沫箱,那是他扣下的后路。李军面无表情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黄少天,又看了一眼监控,没有什么异样。“走未(走了吗),快五点了虎哥。”


“走了。”虎哥核准了一下那批货,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黄少天,“我最憎二五仔。。”他泄愤似的朝黄少天开了两枪,两枪都正中前胸。



不过枪响的同时,有一个清朗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唔准动,乖乖地就掉咗支枪,有乜嘢跟我翻差馆再讲。”

(不准动,识货的就把枪扔了,有什么跟我回去警察局再说)



是喻文州。拿着枪指着虎哥的喻文州。


虎哥嗤笑道,“就你一个?”


“后续部队陆续跟上,有意见?”喻文州的笑容里满是运筹帷幄的自信。


“二对一你觉得你有胜算咩(吗)?”虎哥和李军拿着枪对着喻文州,相差不过十米距离,生死往往一念之间。


峰回路转的是,“biu”的一声,不是虎哥的枪响,是旁边的李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了枪口,扳指一扣,正对虎哥拿着枪的手,枪落地的瞬间被一跃而起的黄少天抢了。


虎哥忍着痛,看着面前三个人三把枪。


全程不超两秒钟。


“二对一有无胜算我唔知,但系三对一绰绰有余。(二对一有没有胜算我不知道,但是三对一绰绰有余)”喻文州保持拿枪姿势,几步上来用手铐把满是血的虎哥的手给拷了。这时外面又冲进来几十个警察,人赃俱获。


打蛇行动,终于要到尾声。


“叼你条扑街仔反水!”虎哥被押着进警车,走时还盯着李军,眼中的恨意止都止不住。李军耸了耸肩,懒得搭理他。

(粗口,大概意思就是你个家伙居然叛变。)



属于这出戏最大惊喜的黄少天松了松筋骨,幸好走的时候安全工作还是没偷懒,摸了方副队的防弹衣穿在了衬衫下,不然刚那两枪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劫后余生的他坐在地上休息,眼睛就没离开过在现场指挥的喻文州,那人还是一副正经样子,普通话说得比谁都好听。


是个不错的搭档。黄少天在内心一锤定音。

 

 

处理完事已经是早上七八点,黄少天懒得回自己的出租屋,毕竟顶楼,还没楼梯。刚好喻文州也自己一个人住,单身公寓。黄少天一听说带电梯就特别不要脸的要过去蹭沙发。


“你点知佢系我地嘅人?几配合喔。(你怎么知道他是我们自己人,挺配合啊)”喻文州开车回去,好奇地问坐在副驾驶的黄少天。刚刚李军特别有礼貌地跟黄少天自我介绍了一下,“你好,我叫李远。”两个人握了握手,算是认了亲做回同事。


“用浸清水的毛巾揞我嘴仲系我耳边叫黄少,我仲唔知我就系傻噶。系得同行先叫我黄少姐,个班契弟都系叫阿天或者天哥。(用泡了清水的毛巾捂我嘴巴还在我耳边叫黄少,我还不知道我就是傻的,只有同行下叫我黄少而已,那群家伙都是叫阿天或者天哥)”黄少天摁下车窗,早上的风吹进来,有点热,但是任务完成了心情随之舒畅不少。“唔配合演落去真系唔系好够意思。”

 (不配合演下去真的不是很够意思)


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等家楼下的一个红灯时,喻文州的右手从方向盘移到黄少天的脸上,小心翼翼地蹭,“你下次唔好咁冲动好唔好,差滴比你吓死。”

(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冲动,差点被你吓死)


“我福大命大,无事噶。”黄少天任由他吃豆腐,还有心情地调侃多一句,“你惊乜嘢?我拉柴左顶多你换个搭档姐,有乜嘢损失?”

(我福大命大,没事的。你怕什么,我死了你最多换个搭档而已,有什么损失)

“损失大了。”映在倒后镜的喻文州眼睛满满全是笑意。不过那句“损失左个男朋友你话大唔大。”他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损失了一个男朋友你说大不大)

 

以后G市太平,有的是时间研究一下怎么把这搭档关系转移成情侣关系。


TBC

评论(1)
热度(26)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