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特殊身份.下

我觉得你们可以夸夸我高产。

好了最后一波结局爽完了就要咸鱼啦!

有缘债见!

最后感谢一下我的好朋友 @不死之国 这人纯种的广东人2333


最后的最后!李远是我对不起你!!!


前文:【上】【中上】【中下】

————————

这快紧绷了一年的神经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放松。


喻文州家的沙发挺大,睡一个大男人没问题,黄少天自己睡姿又不差,拿手臂当枕头也就这么睡熟了。


喻文州贴心地给他开风扇,拉严实阳台落地窗的窗帘,顿时客厅内光线减弱了一半有多,昏暗得如同傍晚,很适合睡觉。这人睡着的时候可比醒着的时候乖多了,喻文州边给黄少天的头垫枕头边想,把手从黄少天头下拔出来时黄少天迷迷糊糊还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见到是他又闭上眼睛往沙发里面又缩了一缩。


“早唞(早点休息),少天。”喻文州轻轻揉揉他的发,小声地说道。

 


后续工作进程不算快,但胜在面面俱到,滴水不漏。作为打蛇行动的主策划之一的喻文州基本就无暇分身,整理证据整理报告,什么都得干。黄少天也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问候魏琛的同时还得提复职的事情。


“你条友仔仲好意思讲,落手咁狠,好彩我命大咋!(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下手那么狠,幸好我命大啊!)”魏琛现在已经好很多,留院观察多三四天就能回去管事了,见到黄少天提这个水果篮第一次进自己病房门,借题发挥地说了几句。黄少天给他削苹果,压着刀一圈圈的,苹果皮连续不断,“魏老大我知错了,下次一定轻滴。”(下次一定轻一点)


“仲有下次!?(还有下次)”魏琛不仅想骂街,还想打人。


不过,这次打蛇行动结束,G市大概就回归她原本应有的样子了,再不会出现什么黑帮火拼,再不会出现什么地头蛇横行没人敢拦了。这是魏琛想要看到的,也是所有G市的警察想看到的。

 


魏琛出院那天,所有参与打蛇行动的同事都聚在一起庆祝。


场地选在了黄少天最熟悉的,盘龙酒店二楼。几张桌子热闹得不行,黄少天坐在他当古惑仔时就坐惯的位置,旁边是魏琛和喻文州。喻文州是个好搭档,一群人说要黄少喝酒时都帮他挡下了。“我嚟大半年饮到想死,边个再叫我饮我肯定返面。(我这大半年喝到想死,谁再叫我喝我肯定翻脸)”黄少天在他家吃饭时随口说过,他都快忘了这茬了,喻文州还记得。


“魏老大!我个复职申请你几时交比上头啊!(我那个复职申请你什么时候交给领导啊)”黄少天夹着龙凤煲里的肉问。魏琛都还没说话,方世镜就先笑了,“迟滴吧。”(迟点吧)


“唔系挂!?方副队,我打你仲偷你车系我错,你都唔使咁记仇啊!?(不是吧!?方副队,我打了你还偷你车是我的错,你用不用那么记仇啊)”黄少天都快崩溃了,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及时顺毛,“方副队都系为你好,宜家局入边警察要求要过普通话测试,你口音太严重,稳个人同你补补先。”(方副队长都是为了你好,现在局里警察要求要过普通话测试,你口音太严重,找个人给你补补课先)


“哈!?咁边个教我啊?(那谁教我啊)”黄少天手一抖,夹的那块多宝鱼鱼肉又掉回去了,溅起点点的酱油。卧底之二然而已经成功入职的李远适时地补充,“局里普通话,边个比得过喻组长?”(局里普通话,谁比得过喻组长)

 

喻文州恰到好处地微笑了一下,“少天,多多关照了。”一字一句用的普通话,简直要气死人。

 

不过李远是卧底这件事,说来话也长。


李远的父亲,正是龙哥那群人弄死的那个正直哥们。当初魏琛收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只剩下了李远还在ICU抢救。幸好李远年轻力壮,熬了过来,凌晨时已经过了危险期,心知后路长的魏琛硬是和开刀的医生还有医院院长达成了交易,对外宣称李远死亡,让龙哥一伙人以为没了活口。

 

再后来魏琛和方世镜把还在警校的李远送出国避风头,结果两年后李远瞒着众人回国了,还去整了容,改了名字做了龙哥手下,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唔系后来同魏前辈私下交流过,我都差滴将你搞左入去。(如果不是后来和魏前辈私下交流过,我都差点将你送进警察局)”李远举起杯中的茶,朝黄少天笑笑,“你都几搏下,演技唔错啊。果时都比你吓到以为有诈尸。(你也挺拼命的,演技不错啊,那时候都被你吓到以为你诈尸了)”


黄少天也笑了,也举起茶代酒一饮而尽,“彼此,如果唔系你最后讲左句黄少,我都以为我死梗,见唔到嗰天嘅日出了。”“等等,咁你点知李远系自己人啊?”黄少天突然想起一件事,撞了撞旁边的喻文州。

(彼此,如果不是你最后说了句黄少,我都以为我死定了,见不到那天的日出了。等等那你怎么知道李远是自己人啊)


“我同佢讲过咯嘛。”魏琛一语道破玄机,“无同你讲系为咗你可以更好咁扮野,之后嘅套中套系喻文州同李远嘅手笔。几成功啊。”

 (我跟他说过啊,不跟你讲是为了你可以更好的演戏,之后的套中套是喻文州和李远的计策,挺成功啊)


那场饭局到九点多十点就散了。除了李远和黄少天不喝酒的,还有酒量不错的方世镜等三两个人,其他人都喝得醉醺醺的,临走前黄少天还记得问魏琛,说魏老大你点解要插手啊,为咗心中嘅正义啊?

(魏老大你为什么要插手啊,为了心中的正义啊)


魏琛迷迷糊糊地回答,“一半一半吧,一半系体唔过眼,唔信真系无人可以反咗帮人,另一半系因为李远佢老豆,系我师兄。”

(一半一半吧,一半是看不过眼,不相信真的没人可以推翻那群人,另一半是因为李远他爸,是我师兄)


关系特别好的师兄,在警校时候带自己和方世镜,把正义和信念都沉甸甸地交给了他们。梦想和现实带他走上绝路,所幸路上不缺后来人,只要还有后来人,只要还在走,总会走到黎明。

 


回去时开车的是黄少天,“你酒量唔得啊,面都红成咁咯,(你酒量不行啊,脸都红成这样了)”黄少天边开车边说,“当初我饮左三瓶玉冰烧都仲撑得住,唉唔识饮以后就饮少滴。(当初我喝了三瓶白酒都还撑得住,唉不会喝以后就少喝点)”喻文州将手搭在车窗撑着下巴吹晚风,路灯在他脸上变换不停,“少天。”他喊了一声。


“恩?”


“我琴日同你讲合租嗰单,你考虑到点啊?”

(我昨天和你说的合租那事,你想得怎么样)


“OK啊,房你睇好没啊,我要有电梯噶,唔系唔应承,我同你讲啊之前我做古惑仔住个栋楼,七楼啊日日爬爬到想死今次点都唔想再爬了。”

(OK啊,房你看好没啊,我要有电梯的,不然不答应,我跟你说啊之前我做古惑仔住的那栋楼,七楼啊天天上楼上到想死这次怎么都不想再爬楼梯了)


“好。”喻文州打断他的滔滔不绝,可能是酒精的问题,他说话时带了点蛮不讲理的味道,“听日下午记得过天台,我同你纠音。”

(明天下午记得去天台,我给你纠音)


“恩。”


 

为了早日回归队伍。黄少天第二天约定时间不到就扣了顶嘻哈帽往天台跑。天台有风扇有凉伞,还有喻文州的茶和点心。


“咁早(那么早)?”黄少天有点意外地挑眉,拉开喻文州对面的那张椅子坐下。


“讲普通话啊。不然以后上班要扣钱的知不知道。”喻文州认真地敲桌子,用普通话对黄少天说。“不机到!里很缺钱吗!?打过交呼都用普通发!(不知道!你很缺钱吗?打个招呼都用普通话)”黄少天努力地挤着字,也难为他还能说那么多。虽然不标准。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打开手机,认真从拼音开始教。天台上能俯瞰整个G市,视野开阔。一抬头便是蓝天,好像伸手就能摸得到。以前黄少天很喜欢跟着魏琛方世镜上来撸串喝啤酒,如今他也很喜欢和喻文州上来,有茶有点心,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么过了一个多星期,黄少天学东西学得很快,说普通话比以前标准了不少。喻文州照例给他准备了甜点和茶,还有例外的,警察证和租房合同。


“过了测试给你啊?”他微微一笑,脸色和往常一般无二,白衬衫下的心跳却比平时快了好多。黄少天喝了一口茶,用普通话砸他,“怕你啊!?”


喻文州调了几个做警察很常用的句子给他。其实他和魏琛都没跟黄少天说的是,毕竟G市局里管事的是魏琛,那些讲普通话的规矩都是上头要来检查才做功夫的,平时办公还是用回粤语。黄少天的复职申请早就过了,就是魏琛和方世镜还有喻文州联合起来坑黄少天才拖到现在而已。


很多黄少天都很快过了。翻到最后一句时,黄少天粗口又爆出来了,“我顶喻文州你玩野啊!做警察办公使讲哩句!?”

(我去喻文州你逗我玩啊,做警察办公用得着说这句)


“喂,规矩呢?又忘了规矩了?是不是不要证了?”


黄少天忿忿不平地看了笑眯眯的喻文州一眼,决定还是把陷阱踩了。

“我喜翻你啊!”一脸的破罐子破摔。

(我喜欢你啊)


“音又不对了,喜欢。西以喜,喝污安欢。”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我讲真嘎少天,可唔可以考虑下做我男朋友。”(我说真的少天,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做我男朋友)


“我中意你啊。”

 

红了脸的黄少天还在嘴硬,“咁你将警察证比我!我考虑一下!”

(那你将警察证给我,我考虑一下)


“讲咗先。”喻文州不吃这一套。

(说了先)


天不怕地不怕在地头蛇面前都敢摔酒瓶的黄少天难得的发现自己的脸烫得跟喝了酒似的,估摸是天气太热风扇不给力。“喻文州我发觉次次见你黄历上边都系写住诸事不宜,你系唔系上天派黎克我噶,你话点就点咯,求其啦!”

 (喻文州我发现次次见你黄历上面都是写着诸事不宜,你是不是上天派来克我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便啦)


“乖。”喻文州将租房合同和警察证递给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喻文州也不逗他了,心安理得半瘫在椅子上低头回复同事的微信,哪管黄少天拿着警察证高兴得活蹦乱跳,张牙舞爪。黄少天闹够了,把喻文州带来的甜点吃了,把租房合同签了。刚放下笔听见喻文州叫他,“少天,过黎(过来)。”


“乜嘢事啊系唔系今晚有边个请食饭系就去喔……”黄少天喋喋不休地凑过来,喻文州手机的讯息还没看清楚,就被某人偷亲了脸。

(什么事啊,是不是今晚谁请客吃饭是就去哦)


看着一脸楞逼的黄少天,喻文州晃了晃手机,说道,


“少天睇嘅系假黄历吧?今日黄历明明写嘅系宜出行,宜祈福,宜乔迁,仲有,”

(少天看的是假黄历吧,今天黄历 明明写的是宜出行,宜祈福,宜乔迁,还有……)


“宜嫁娶。”


END


评论(4)
热度(29)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