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R18】无非是你

-特殊身份番外

-不过没有粤语对白

-今年最后一辆车(比以往都有点高速。咳咳

-起名废的我这次把取名交给了我车友。 @不死之国 


乘坐愉快。

《特殊身份》【上】【中上】【中下】【下】

《无非是你》【全文】

依旧下拉清水。

有缘再见?

涉及的BGM依次是《乱世巨星》《发誓》

——————————————

 “你这样不厚道啊知道吗?就没见过有人在现任面前说起初恋还一脸甜蜜地回想起来的,喻文州你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少天别闹。”

        “我哪有闹!?我很认真的好吗?”

       浴室里两个人嬉笑斗嘴的声音从一进来就没停过。

        喻文州被压制在浴缸一侧,并且拿压在他身上的黄少天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就是眼间带笑,死不松口。

         浴室里的大浴缸是黄少天提议的,放现在冬天泡澡简直一大享受。

         当下更是因为久别重逢,一时兴起,在雾气弥漫的浴室中喻文州彻底地放松,边听黄少天说话,边抬手抚摸黄少天的背脊,从后背一路到后尾椎,再重复,一遍一遍,他的动作轻缓,伺候得黄少天特别舒服。

        可问话还没结束。黄少天喜欢刨根问底,各种审问技巧都用上了,奈何对方也不是吃素的,硬的都来过了可就是不能从他嘴巴撬出更多的风月故事。

        当然这不是黄少吃醋或者别的什么,他当然知道喻文州有多优秀——当初复职回归局里时,有几个女孩子见到喻文州和自己走得近,还拐弯抹角地想从自己那儿获得喻文州的讯息,比如喜欢吃什么啦,喜欢什么电影啦,求交往的心思昭然若揭。

         喜欢一个人,于是就想要知道他所有没有自己时候的过往,他会在哪里为谁动过心,那个故事里的人会是什么样的,究竟是自己更优秀还是那个人更优秀,什么都想知道,和他有关的一切都想知道。


        “喂!你究竟说不说啊?”黄少天伏在喻文州的胸口,张牙舞爪地威胁道。外人看来黄少天跟只小老虎似的,欢脱活泼,却已经足够危险。但在喻文州眼里,他永远都只是只小猫咪,炸了毛要打架?没事,顺顺毛就乖了,还不乖?就再哄哄,顺顺毛。

         “少天。”

         喻文州半搂着他,在他耳边暧昧不明地暗示道,

          “出差一个多月,我很想你。”

          “你先把故事跟我讲了!”黄少天不依不饶,话未说完已经被喻文州攻略了嘴唇,里面基本没有设下任何防备,喻文州的舌头长驱直入,配合着手的动作撩拨起来。

        妈的,要完。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轻颤,想跑,已经晚了。

         明明今晚儿正儿八经上演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戏码,已经预料到接下来会出什么事儿的黄少天愤懑地想。



         恰逢隔壁市最近出了桩大案子,人手不够就来H市借兵,指名喻文州协助。结果一搞就是个把多月,搞得黄少天出去浪没人陪没人管。今晚是休假第一天,无所事事就跟着局里一班人开了个大包房唱K。

         房间内光球转动得让人眼花缭乱,不过这倒不是问题,图的是个氛围。问题是拿麦的基本就是黄少天和新来的卢瀚文,一大一小唱了一晚上都不带累的,声波轰炸源源不断。坐在位置玩牌的郑轩边嚷着亚历山大,边扔出了个对K,“我为什么不戴个耳塞过来!?”他半瘫在沙发上,想今晚想了第十次的问题。

         “哎,对A。”下家宋晓跟上,他倒不介意,毕竟黄少天和小卢唱歌调不跑,听得不难受。

         有人推了推他的手肘,宋晓侧头去看,发现是徐景熙,“怎么了?”他问,徐景熙把手机的消息记录摆过来给他看,然后朝黄少天的方向努了努嘴。宋晓就属于那种吃瓜不嫌事大的,将徐景熙的手机拿了过来,“哒哒哒”地打字发了过去。

         这时李远不满地拍了拍他,“喂,到你了。”

          宋晓朝徐景熙一笑,用右手食指压在嘴唇上,嘘了声。徐景熙会意,缩回去继续打他的手机游戏了。“喂喂出到哪儿了!?”宋晓将目光重新放回牌面上。

          又过了一会儿,郑轩要出房去厕所。刚推门走出来,室内和室外的温差都还没适应,“我的妈组…..”

          来者微微一笑。


           门又开又关,黄少天盯着MV唱得异常投入,都没理会是谁。其他几个人抬头,除了徐景熙和宋晓,其他人都一脸卧槽地放下了手中的牌。

           音乐声嘈杂,“你们继续。”喻文州做口型,然后特别自然地坐在了沙发最外的一侧。他刚下飞机就回了家放行李,家里没有人,打黄少天的电话没人听,心想或许是出去玩儿了,便在微信上喊组里其他几个人,结果只有徐景熙回复,还特别不像他风格的直接发了坐标和房间号。

          喻文州手边就是点歌的屏幕板,他撑起身去翻歌唱列表,灯光五光十色地映在他的脸庞上,手指轻轻地滑下去,又认真地搜了首歌,手一点一按,提到了下一首播放。

          现在在唱的这首歌是黄少天震全场唱的最HIGH的一首,“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小卢不会唱,拿着麦乖巧地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喻文州费了点时间从黄少天看不见的后面挪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嘘——把麦给我。”

           “下一首——靠为什么不是友情岁月!谁把我歌单换了!?”前奏和歌名一出,知道自己歌单顺序的黄少天跟炸了毛似的,转身去望想开口骂人,结果就看见了拿着麦靠在沙发上,笑得一如往常温和的喻文州。

          “让你休息一会儿。”他说。


          伴奏已经走完,歌词由白染蓝,一句一句划过——却没人唱。

           “你怎么自己跑回来了还不告诉我!?”黄少天想摔麦。

           喻文州拿起麦,开口却是歌词,“发誓从此,绝无儿戏,令我坚守,也全是你。”他唱歌调很低,像是哄小孩似的轻柔。歌词从喻文州嘴里唱出来,与他眼里温柔配合得恰到好处。

           一个借歌说情话的喻文州,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

           四目对视,在缤纷的灯光和轻快的音乐中,黄少天觉得他还是没办法再指责多一句话。

             “而你是情深亦无人比”最后他还是拿起麦,接了下去。


           散场出来都是十点多快十一点了。外面夜已深了,没有星星也没有月光,但地面上娱乐美食一条街还是热闹得很,烧烤摊还在冒着烟,廉价的衣服店门口用音响很大声地放着曾经红遍G市大街小巷的《夜色》。没了室内空调加持,黄少天急急忙把衣服拉链拉到最上面,嘴里吐槽道,“说好的G市冬天不冷呢?”

          “谁说不冷?黄少今天十几度啊。”卢瀚文哆哆嗦地将手里的围巾围到脖子上,他和郑轩是同路,跟着郑轩打车回去。其他顺路的人也纷纷抱团一起回家。

          喻文州和黄少天家不算太远,走路十五分钟左右。“懒得打车了,走回去呗。”黄少天边提议道,边将左手明目张胆地插在喻文州的大衣口袋里,里面衣料摸起来又软又舒服,不过最暖最舒服还是喻文州的手。喻文州也由着他去,回家时经过个奶茶店还贴心地给黄少天买了杯暖饮让他暖另外一只手。

           一切都温馨美好。

          直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经过一家小巷,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开口说,“我跟你说啊,这小巷以前有一家早餐店里面皮蛋瘦肉粥绝赞,老板人又好又讲良心,可惜我想带你来的时候都关了,要不是你当初老噎我我早把你当朋友了,老早就跟你发安利了好吗?”

            “很早之前来过,我就是在那家店里认识了我初恋。”喻文州弯眸,语气依旧很温柔。


【然后,拉灯!】


          喻文州抬起头来,两个人对视,一秒,两秒,三秒,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刚下飞机就来找我,回来还这样搞,喻组长你体力可以啊要不要调来跟我出后勤啊?——你开一下水,现在有点冷!!”黄少天蹭蹭喻文州的脸,说。


            喻文州顺从地去拿花洒,开开关,热腾腾的水喷出来,淋在两个人身上,雾气散了还晓得窗户有北风吹,特别冷,黄少天挪开了点让喻文州洗洗两个人身上乱七八糟的痕迹。喻文州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皙,身材匀称,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而黄少天,他眼角的红还没褪去,肩膀,颈部,吻痕清晰着,旖旎和欢愉在他身体上留下痕迹,不像那些白色的液体,一冲水,什么都不见了。

             ”转身,我给你清洗一下后面。”喻文州拿着花洒,要求道,他家猫咪认真地遵守他的指令,“服个软不就没事了吗?”喻文州一点一点地给他清理,“少天总是那么不乖。”“那你让让我不行吗?忍个一两分钟很难吗?”黄少天伶牙俐齿地回击。

            “要我能忍住,认识你的第一天就不会把心交给你了。”喻文州悠悠地说,尾句仿若定情诗,听得黄少天很是受用。得了便宜的黄少天卖起乖来也是炉火纯青,“那我告诉你好了,我初恋,他啊……”

            喻文州停下动作,想认真听他的回答,却被黄少天抓过来亲吻。一吻过后,那人得意洋洋地说,“我初恋,人特好,长得又帅,天天给我午后带甜点。”

            “然后呢?”

            “然后我就被他拐跑了啊。”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所以我初恋,你可以扶我去床上吗?我很困!想睡觉!”

             听了前半段心情特别微妙的喻文州承认这波抑扬手法用得真的是好,他笑了笑,一本正经地回应。“好。”


            黄少天真的是困了,一倒回床上就抱着喻文州当热水袋不撒手。喻文州给他掖好被子,认真地问他,“你明天想吃什么?”

            “随便。你买什么我吃什么。”那人闭着眼睛,嘴巴飘出这句话,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喻文州逗他,“秋葵拌面怎么样?”

            秋葵是黄少天最讨厌的蔬菜,没有之一。

             “把你从家里丢出去。”那人继续敷衍。

             “你舍得?那谁给你做甜点。”

              然后就没有任何回应了。喻文州淡淡一笑,伸手关了灯,和黄少天一起进入深夜的梦境。



         那段没有和黄少天谈起的从前,就这样藏在了他内心深处,像是独属于他的珍宝,几年几十年上百年,等到他化为灰烬后就彻彻底底散在了浮生中,再无人知晓。

          那时他被魏琛调来G市参与打蛇计划,下车回到阔别已久的故里,喻文州拖着行李箱首先就是去找吃的。不过也有快十年没回来,他有些不认识路,误打误撞就进了条飘着好闻味道的小巷。

           小巷里有一家早餐店,生意红红火火,早上七八点,有很多上班族,背着书包的小孩由家里人带着在店里吃早餐,他扫了扫座无虚席的小店,思考要不要走。老板眼尖看见了他,“哎哎哎没事拼个桌就好,你介不介意啊?”

           于是他就被老板热情地塞到一个靠门口的一个位置,他不好推脱,只得尴尬地带着行李箱坐了下去。桌子的对面坐了一个染着亚麻色头发的小伙子,很年轻,左耳戴着一个黑色的耳钉,有点像个不良,低着头吃粥,看不清脸。老板站在他旁边,热情地问他要点什么。

             老实说喻文州第一次来,不知道有什么。他只能看看周围人都点了什么来做判断。

             “哎?是不是来旅游的?第一次来?”他对面那个不良突然发话。

              “啊?恩。”喻文州有点吓一跳,点点头。他这才看清不良的模样,他长得很精神,大概和自己年纪差不多,或者要更小一点,瘦但是手臂有肌肉,手上有没有痊愈的痂,估计是挑事打架产生的。

            那不良青年还有小半碗粥,托着腮特别有兴趣地说,“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吃吃这里的粥和干蒸,我个人比较喜欢这里的皮蛋瘦肉粥,料挺足的,或者虾粥也可以,店里还有卖肠粉啊米粉啊。是吧,老板。”

             “是啊!这小伙也是这里的常客了,老熟了。如果是我我也是这么推荐。”老板憨厚地接话。

             喻文州礼貌地笑笑,“谢谢。那就皮蛋瘦肉粥加干蒸。”

             等粥来时,那个青年还特别有兴致地跟他说,“相信我没错的。这家店我吃了很久了,交了朋友都带他们过来吃,吃过都说好,哎你第一次来G市吧?那你可以到处走走,G市很多美食都值得吃。”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喻文州认真地听。

              他点的粥到了,那青年也已经吃完最后一口粥,叫老板结账了。

              临走的时候,他朝喻文州笑着说,“祝你玩得开心哈!”


               你看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奇妙的事情,一个笑容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印象全部改观。

               原以为这就是故事的尾声,几个小时后,他坐在警局的会议室里,看魏琛和方世镜给他介绍的打蛇计划的目标和安排的卧底时,他再度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不过只是张证件照,板寸头,穿着警服,和早上那个人的风格迥异。

             “这是黄少天。”


               再再后来,他从外面摸排清楚了整个组织的所有人,终于在收到蛇鼠离开G市的消息后,按耐不住好奇亲自穿着警服上了他们的大本营踢馆。

              那时候黄少天掏出钱塞他上衣口袋,嚣张得理直气壮,痞子气息浑然天成。喻文州看他装模作样很想笑,强忍住后不禁在想,这个人怎么那么让人心动。

              是啊。他的初恋。

             喻文州活了那么多年,很少为某东西动过心,所以导致他在感情观上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比较保守的那类人,更倾向于日久生情。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说到底还是一个喜欢刺激和冒险的人,所以他去了警校,做了警察。

             对黄少天的一见钟情,他的心当场就很诚实地,认了。


END


评论(10)
热度(129)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