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R18】随性而至

第一次走这条高速,有点怂

不是很确定有没有人接受

黑帮背景的X药梗。

ooc有,避雷慎,新手司机

——————————————

“我靠尼玛——谁啊。”张佳乐手里压着一张黑桃7,一张红心6外加一张黑桃3,纠结着要不要加牌,骤然被人打断,特别不爽地扭头朝身后望。

 

结果看见拍他肩膀的那人站在自己身侧,黑着脸,眉头皱得跟麻花似的。张佳乐啧了一声,认命似的朝荷官摆了摆手,算是不加。荷官点点头表示理解,开牌,庄家20点。

 

“输了多少?”孙哲平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你能不能盼我点好。”张佳乐懒懒散散地指了指眼前不多的几个筹码,“不是你让我别赌多吗。就这些。要不你帮我来几局?”

 

孙哲平顺手糊了一把对方的头发,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身朝楼上走去,张佳乐爆了句脏话——他扎好的小辫子又得重新扎。

 

“等等,大孙,有带吃的吗?嘴巴闲得慌。”

 

孙哲平想起兜里有一盒口香糖,开了盖没细看就递了片给他。

 

张佳乐扯了包装将糖扔进嘴里,将这一盘输掉的筹码推给荷官。

 

 

这里是百花的主会场,会场以休闲娱乐博彩业作主打收入项目。可惜了百花二把手张佳乐天生手黑,自家场玩基本的21点一晚上能把一个星期的工资输光,孙哲平看不过,订下了规矩,张佳乐的赌博上限一月是2万,什么时候输完什么时候禁止上桌赌博。

 

百花在西南地区刚站稳脚跟不久,上个帮派一些偏远的烂摊子还没收拾。虽说那些摊子不成气候,也掀不起风浪,可保险起见三天前孙哲平动身去清理残余,张佳乐留在主会场。

本来张佳乐早就输完了这个月的额度,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掐指一算孙哲平起码得一两天才回来,张佳乐便忽悠荷官让他上桌来几局。

 

小算盘打得是响,谁知被抓了个正着。

 

孙哲平暂时没空管这档子事。双花和东南地区的蓝雨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蓝雨大当家喻文州和二当家黄少天过几天来百花拜访敲定细节,后续有些安排文件要孙哲平过目。张佳乐留守也是要干活的,起草文件分析利弊所有要考虑的项目都得面面俱到,上面列的细节比孙哲平预料到的还要详细,这才看到一半,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暴力撞开。

 

“有事?”孙哲平眼皮都不抬,百花内敢那么没规矩的向来只有张佳乐一个。

 

 

张佳乐锁了门,三两步走到他桌前,从裤兜里掏出小手枪就怼到孙哲平脑门上,“我操你大爷的孙哲平!几天不见能耐了是吧!你给我吃的这什么玩意儿!”

孙哲平一脸茫然,抬头看才发现对方的不妥。张佳乐整个脸都是异样的潮红,呼吸也比平时急促,表现出来跟磕了某种药物有一拼。孙哲平认真地想了想那口香糖的来历——

 

他昨晚去清理上个帮派留下的某个高级会所,进门就见灯红酒绿,往里走场面更是糜乱,这里管理以为孙哲平一伙人也是上个帮派那路货色,笑眯眯地叫了几个穿着妖艳的女孩子过来,结果适得其反,孙哲平带着人,整个场都踹了,踹得干干净净。那盒口香糖是其中一个管理在他进门后讨好似的塞给他的,放在兜里也没多想。靠,孙哲平瞬间想明白了。

 

他转又低头看文件,只解释了句,“不是我。”要是是别的人,这解释就变得苍白无力,可正如他无条件相信张佳乐那样,他也毫不怀疑张佳乐对他也是十足信任。只是那把小手枪还不依不饶地对着自己,孙哲平伸手从最底下抽屉拿出一个盒子,不动声色,“你自己解决着,我看完文件再说。”

 

张佳乐压在木桌边缘的手都白了,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现在帮我个忙行不行!”

 

孙哲平不为所动,“我跟你说过一月限额2万。”

 

张佳乐被气笑了,啪的一声将小手枪压在桌上,说道,“行。”

【张佳乐:你乐哥说行就行有本事别上我。】

之前都没发现孙哲平那么能折腾。张佳乐龇了龇牙。恰好孙哲平被他弄醒了,打了个呵欠,“怎么?不舒服吗?”

张佳乐半是抱怨地说,“明天叫邹远他们彻底清查现场,那都是些什么玩意。”

 

“恩。”孙哲平闭着眼睛应了声。

 

张佳乐才想起来这人一路开车赶回来,回来还这么闹,忽然又心疼起来,凑过去亲亲他,“不吵你了,好好睡。”

孙哲平伸手将他往怀里靠紧了些,张佳乐近距离地看着他,这个人与他创建百花,这刀尖舔血的道路他曾将他护在身下,他也曾将他推离危险,之后的路依旧并肩同行,未来都与彼此相关,只是这么想都令人期待,看着看着,张佳乐困意也上来了,蹭蹭孙哲平调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只手搭在孙哲平身上,跟小时候搂着个大玩偶那样又睡过去。

 

又是一场好梦。

 

 

END

评论(6)
热度(186)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