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绮】This is living(2)

以后并不会这样频繁地更新了。刚考完试浪了一下。
还有人喜欢这篇真的超级开心。
嘻嘻。

——————————

最光阴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很多年以前,饮岁将他的天霜獒埋在花园的树下。一铁锹一铁锹的泥土洒在天霜獒身上,那些土壤逐渐覆盖住天霜獒四肢,尾巴,身躯,头部……最光阴缩在城主的怀中,哭得歇斯底里,似乎哭的足够大声,天霜獒就还能睁开眼睛,用有些毛毛刺的舌头舔他的手,哄他开心,陪他玩耍。

他记得,那天不是晴天,很冷。当晚自己发了烧,很辛苦,头很疼,城主抱着他,听他抽噎着,嘴里不停地念着天霜。

饮岁翻出家里的药箱,拿出小孩用的退烧药递给城主。最光阴很怕苦,拼命地甩头耍赖,说什么也不肯将城主手里的药吃下去。

城主边哄他边制住他乱晃的手:“乖,吃药,吃完药就没事了。”

父亲的怀抱温暖而舒适,最光阴勉强张开嘴巴将药吞下去。城主似乎还有事要办,将他塞回被子后便打算动身离开。小小的最光阴又委屈又难受,伸出手抓住城主的衣服说什么也不放手。

“我在,没事。”城主叹了口气坐回床边,握住他的手,安抚道,“我在。”

自他懂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蛮不讲理地向城主撒娇了。



睁开眼睛时最光阴还恍惚了一阵儿。离家那么久,猝不及防梦到城主,还有小时候。他有些怀念。

但现在眼下的问题不是这个。

清醒后他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公寓,这里不是宿舍,还有他的手还紧紧攥着一个男人的手。

“醒了?”被他动静一弄,那个男人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最光阴脑子还没短路,认得出来是昨晚那个调酒师。

“好点了吗?”男人伸出另一只没有被牵制住的手探了探最光阴的额头。“退烧了就行,饿了吗?我去给你盛碗粥。”

最光阴尴尬的松开牵着男人的手,“你……”

“我叫绮罗生,这里是我家。”男人站起身,松了松筋骨,他的左手红印清晰可见一片,应该是昨晚枕着睡了一宿压到的。

最光阴坐起身,盖在他身上的珊瑚绒毯滑到腰间。

他的头还有些痛,靠在沙发上看着还穿着昨晚白衬衫的绮罗生的背影。自己身上的衣服倒是换了,应该是绮罗生的睡衣吧,刚好合身。

厨房飘出香甜的粥的味道,绮罗生拿了个汤碗装下半碗粥,还贴心地把最光阴夹在书中的手机交给了他。

外面已是日光灿烂,最光阴说了声谢谢,摁下了开机键。绮罗生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盘腿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小口吃着。

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宿舍哥们儿的。昨晚去酒吧前已经交代过,第二天才回去,可想不到会耽搁到现在。“晚点再回去,是,好,我没事,不用担心。”

这样的对话稀松平常,绮罗生在一旁揶揄道,“跟女朋友报平安吗?”

“我没有女朋友,”最光阴还在处理手机的事情,头也没抬。

绮罗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而最光阴放下手机拿起了汤碗,看样子似乎还有点心不在焉。一时间各自沉默了,尴尬快要撑破整个公寓。

“抱歉,我不知道你酒量……”绮罗生见他快要吃完,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试图缓解两个人之间的尴尬。
“不关你事,”最光阴摇摇头,“这几晚我没有休息好,昨晚又没有吃晚饭,还淋了雨,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昨晚麻烦你了。”

“粥很好吃。”他放下汤碗,吃完东西后整个人舒服不少。最光阴体质也并不是说多糟糕,只是病来如山倒,来去也快。

最后他们还聊了不少,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最光阴衣服还扔在洗手间的盆里,还湿着,而他又要赶回去上下午的课。绮罗生刚好有新买的刚洗没穿的衣服,慷慨地借给了最光阴,也算是交上了朋友。


后来最光阴回想起那晚都觉得像是一场梦。梦里只记得那杯酒和听到他说粥很好吃时绮罗生嘴角的笑意。那天是个晴天,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地板上,而阳台的花开得正好。

“最光阴,手机震动好久了。”舍长用手拍了拍最光阴的肩膀,扫了一眼对方书桌上放着的书。学霸就是学霸,看高数课本都能达到忘我的境界。他心里暗暗吐槽道。

最光阴吓了一跳,才看见手机正无声地抗议着,抖动着,屏幕显示出绮罗生三个字,

“喂。”

“最光阴吗?你现在在不在宿舍?”

“在。”

“方便下楼一趟吗?我在你宿舍楼下,给你带了你落在我家的衣服。”

最光阴一听,脑子瞬间就成了空白,没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退开椅子冲出了宿舍。他趴在宿舍外栏杆往下看。

校园内人不少,来来往往,他握着手机,一个个身影焦急地看过去。

“看到你了。”绮罗生率先说道。

与此同时,最光阴也看见了那个握着手机,仰着头往上望的绮罗生。

天气晴朗,有风,是他最喜欢的天气。他突然觉得这是个梦吧,梦里如他所想,绮罗生就在楼下,普通的T恤黑裤,左手提着个白色的纸袋。

一时间,风景都成了虚设。

校园只剩下了绮罗生,只有绮罗生。

“你怎么来了,”最光阴没有动,只是喃喃地将这个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话筒传来对方带笑的声音,温柔地,轻轻地说道,“想见你啊。”

那个瞬间最光阴彻底分不清是梦里还是梦外了,清凉的风吹过,反而惹得他心旌愈发动摇。

tbc

评论(4)
热度(19)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