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绮】This is living(End)

呜呜呜我居然写完了。
应该最迟五一会有番外掉落,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给绮罗生送了几个助攻233
我终于可以早点睡觉啦!晚安!

前文主页找,手机放不了超链接。

——————————————

“绮罗,好久不见啊有没想我?”

下午四点多,涮着肉片的绮罗生突然被揉了头发,猝不及防一个手抖,肉片啪叽一声掉回锅里,桌布瞬间染了几滴热汤痕。

最光阴面不改色地帮他把肉片捞上来放他碗里,顺理成章得很,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露。

“你怎么在?”听着称呼就知道是谁,绮罗生无奈地看着眼前突然恶作剧的男子。

男子笑了笑,看了一眼最光阴,“陪你嫂子吃饭啊。嗯?这位是?你男……”

“朋友。”绮罗生强行打断。

“噗。那你们慢慢吃,我走了。”男子忍住笑,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临走时拍了拍绮罗生的肩膀,伏在绮罗生耳朵边,小声道,“眼光不错,有戏。加油。”

这都什么事儿。绮罗生哭笑不得。

“这是我大学宿舍舍长,现在在本校读研。”绮罗生给最光阴解释。他大学时候出的柜,宿舍的兄弟都知道。而且绮罗生本身人又好,长得又不差,作为宿舍的门面,一群人没少为绮罗生的桃花操心,只是那么多年过去,也没见绮罗生对谁特别上心过。

“小最,你吃得太少了,不饿吗?”绮罗生将注意力重新转回饭桌,小火锅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最光阴不吃辣,点的清汤底料,枸杞淮生。而点的菜五分之三都在绮罗生碗里,他自己没吃多少。

他们两个在沿江公园压马路压了一下午,到了饭点就挑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火锅店吃晚饭,最光阴摇摇头,无奈绮罗生一本正经地给他捞了一勺肉片,笑道“别剩,能吃多少吃多少。”

而他对绮罗生的笑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下午时候他们边走在沿江道上,江风吹过发梢,吹过一旁的行道树上,绮罗生突然停下脚步,说,

“我想去对面买杯喝的,你在这儿等等我?要喝什么吗?”

“都可以,我没关系。”最光阴回答。

马路对面有家装修简约的奶茶店。最光阴看着绮罗生走过马路,仰起头看着牌子跟店员点东西,在等待的过程中还转过身朝着他笑。

这时候突然有点点讨厌阻挡视线的往来车辆了。一点点。

奶茶店门前栽种着一种不知名的树,可能是开花的缘故,风一吹黄色的小花就落到地上,绮罗生手里拿着两杯奶茶,等着过路的车过去,头发成了小花的着陆地,最光阴看着他一步步顶着黄色的花走向自己,

“不许笑,帮我弄一下!”绮罗生当然能猜到自己头上是什么样子,看着最光阴想笑又不能笑的样子,颇有些恼羞成怒地说。

最光阴比他高,只不过是一点点,于是踮起脚耐心地帮他梳理头发上的花,绮罗生微微低着头,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突然笑出了声,最光阴的动作顿了顿,

“怎么了?”

“我以前养了一只狗,那时候带它去公园玩时小家伙总是喜欢往花丛扑,经常蹭到些叶子啊什么的,我和爷爷总是得帮它弄掉,有点像现在。”

他的笑容完完整整地收在最光阴眼底,明明再平常不过,可是只是望他笑,自己心跳都会快半拍,更别说现在那么亲昵的举动。

从小到大城主和老师都没教过他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现在他突然有点懂了,他可能,真的喜欢上了绮罗生。

最光阴给他弄完最后一点,后退了一步。绮罗生将奶茶递给他,“哎,我好像还没问你,之前你在我家的时候喊的天霜,是……”

那个晚上,如果猜想没出差错,梦里他缠着的城主,其实是现实中的绮罗生。这么回想起来,最光阴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烫,却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若无其事地接话:“我小时候养的狗……”


吃完饭绮罗生要乘公交车回家,刚好小火锅店门口几步路就是公交车站,两人就此告别。公交车比平时早了好多到站,绮罗生走上公交车台阶时扭头朝最光阴笑,“今天很开心,再见。”

城市的霓虹灯给这一幕蒙上了虚幻的色彩,最光阴站在那里,道了声再见。

车子缓缓开动,车窗几秒后就没了最光阴的影子。绮罗生从裤子里掏出耳机手机,顺了顺耳机线连接手机点开了歌单。

这半天微信好多未读消息,绮罗生翻看了一下,催稿的编辑,已经在宿舍群传开了绮罗生要脱团的舍长,暑假要离职的同事……绮罗生一条条回复过去,最后思索下点开了一个添加不久的人的聊天窗口。

他低头摁了一行字发送了出去,期间公交车又停靠在了一个站点,有人下车,有人上车,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关系。

这个城市注定会有很多故事,有的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有的平平淡淡乏味无趣,而他和他的故事,也不过是这个城市其中不起眼的一个。

绮罗生熄了手机屏,头靠在车窗边,眼睛扫过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灯光在他眼里明明灭灭,世界只剩下了白色耳机里传来的女声。

Waking up knowing there’s a reason

All my dreams come alive

Life is for living with You

I’ve made my decision

那天之后,他问过阿J,你相信一见钟情会有结果吗?

阿J在给他的吉他调音,发出的弦音像是为那个回答谱下旋律,

“正如我始终相信久别重逢。你呢?你相信吗?”

绮罗生一口饮下为自己调的雪脯酒,

“我相信,在遇见他以后。”


最光阴站在公交车牌前,难得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裤袋的手机抖动了几下。

绮罗生:我们酒吧老板说和我一个时间表的服务员暑假不来了。你暑假有时间来酒吧兼职吗?

他突然想起以前在书里看到的一句话。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 【注】

就像是人生突然出现了一条岔路,那条路上迷雾环绕,完全没有办法预测走上去后会发生什么,可是却无来由地相信,只要耐心等,等到雾散,就能看见月朗风清。

最光阴:可以,只是我来回住宿舍不方便,暑假我能借宿在你家吗?


end

————

【注】引自《瓦尔登湖》

评论(2)
热度(20)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