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冥界·双鲤鱼/开篇]

最近想到的,每次想起伞修都虐到不行,所以想写一篇HE,对我保证是HE,长篇,大概不止一对cp。特别魔性的脑洞]可能会有私设和ooc,世界观逻辑有些漏洞,如果一切都能接受就继续往下吧!咳咳,补上一句:冥界的时间和阳间的时间不一样!!!具体冥界多少年等于阳间多少年[捂脸]数学渣我懒得算

这是一个很长(da)的故(shen)事(keng)
————————
[开篇·冥界]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片彼岸花海中,妖艳的红色如火一样沿着忘川河一路连绵,忘川河的河水缓缓的流淌,流向没有尽头的远方。
    叶修弯了弯嘴角,手撑着让自己站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好人活不长,祸害遗千年。他过的够久了,当年和自己一起打着荣耀的那群人,其实也没有几个在人世的了。纵观一生也算是心满意足了。不知道叶秋把自己的葬礼办的怎么样,叶修想。
    他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花海,灰蒙蒙的雾弥漫着,只是依稀看的见身后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的轮廓。试着走了几步,四肢活动出人意料的灵活,叶修走到忘川河边,河水倒映着的人影,不过二十出头,恰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呵,还年轻了。”叶修啧了一声,这时,他看见能见度范围内,有一座桥,木桥横跨过忘川河,连接着对岸。偶尔看过苏沐橙书架上某些玄幻小说的叶修,直觉告诉他,这是奈何桥,过了这座奈何桥,才能进入下一辈子。
     叶修也不含糊,不假思索地朝桥走去,桥头摆着一个小摊位,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老人在用勺子斟倒着一碗碗无色的液体,摊头牌子上写着三个字“孟婆汤”,叶修找了个位置坐下,凳子的旁边,有一只矫健的猫慵懒的躺着,眯着眼似乎对所有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桌上的碗盛着满满的液体,叶修端起碗准备饮下的时候,那只猫突然一抖,爪子一抓,“啪”的一声,叶修手中的碗碎在了地上,孟婆汤洒了一地。
    “干什么?!”叶修惊讶地看着眼前,有些愣住。
     “你还不能喝汤,”那只猫立了起来,口里清晰的吐着一口流利到不行的普通话,一本正经的说。“我是引灵者,按照冥王给我的安排,我在这里等你的到来等了很久了。”
    “…”这种等仇家的感觉什么意思?!
     叶修快速地在脑海里思考了一下,这不科学啊?!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过冥王吧?!难不成他老人家在冥界呆的无聊多年之前去人间打荣耀时被自己抢了B?不可能吧?!
     “别想那么多,冥王殿下日理万机,你之所以不能喝汤,是因为有故人所托。”那只猫看穿了叶修的心思,说。
    故人?叶修疑惑了。
    那只猫扯着叶修的裤脚,说:“你现在就先在镇子上住下,跟我走,我一路和你说。”
    叶修难得的没有开嘲讽,一路安静听着,到镇子大门口的时候,他知道了来龙去脉。
    的确是一个故人,很久很久之前那个把离家出走的自己捡回去的,死于车祸的,自己一直深爱着的少年——苏沐秋。
    据那只猫所说,苏沐秋死后来到冥界,正准备喝汤过桥,刚好碰上难得有心情外出溜达的冥王,两个人交谈甚欢,于是冥王就让司命先留着苏沐秋在冥界,苏沐秋趁机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在这段时间会写下几封信,希望冥王可以转交给以后一个叫叶修的人。冥王答允了。
    而这一留,留了几乎百年的时光。而那信,刚好一百封。
    “那苏沐秋呢?”叶修满怀希望地问。
    “不知道,”那只猫干脆的说,“我只是一个引灵者,受冥王所托把信转交给你。”
    “那一百封信呢?!”叶修呵了一声,脑海里的幻想碎了一地。“我怎么没看到你带着信?一百封啊!”
    “我全部放在家里了!就我这小身板大概每次能给你捎一封,我家离这里来回挺远的。”那只猫理所当然地说。
     “那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叶修好像猜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眼前这只猫,白白胖胖的,哪有小身板了!如果他没猜错,那么这只猫,比他更不要脸。
    “对,我以后每天回趟家,每次给你捎一封,路费你出。”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咧开嘴笑得一脸无耻。“这座小镇接纳了一群暂时不想喝汤过桥的人,挺热闹的和阳间差不多,你能赚够我路费的对吧?”
    “那我住哪儿?!吃的呢?!”叶修瞬间体会到了当年那群公会人员见到自己没有下限的心情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叶修感叹着天道好轮回啊。
    “应该会见到熟人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要不你卖身也行。”那只猫念念叨叨的,推开了小镇大门。
     “欢迎来到忘忧城。我叫灵”
    叶修表示这才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2)
热度(9)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