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冥界·双鲤鱼】壹

————————   

    推开门的时候,叶修看见了一座城,无比繁华的城。熙熙攘攘的人群,喧嚷无比的叫卖,和阳间无异。只是建筑都是好似古代书籍描述的青砖白墙,坑坑洼洼的石板路还残留着水汽,显然刚下过雨,风一吹过,真的有像阳间一样的凉意渗入骨子里。叶修抬头凝视着城上空的,灰蒙蒙的天,不禁有些感慨。南方的梅雨天气啊,一模一样。
    “很漂亮的城对吧?”灵扯了扯叶修的裤脚,“抱我起来。”
     “自己走。”叶修低头扫了它一眼,简洁干脆地说。
     “我给你介绍介绍啊喂”灵舔了舔爪子,“再说了我还要帮你带信的,我一不开心就不想回家…”
    “行行行,”叶修啧了一声,不情愿的抱起那只猫,“你好重啊怎么不多运动运动!”
     “我之前来过这里小住过几天,就是那家棉花糖特别好吃!”灵挥了挥爪子,叶修随着它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姑娘在卖着一个一个棉花糖,像云一样,柔柔的。那个姑娘始终带着笑,干净的素纹连衣裙穿在她身上更多了几分清纯。很美的一姑娘。周遭的孩子围在她身边,开心地等着自己的棉花糖。
    “别想了,身无分文。”叶修继续向前走,毫不留情。
    在灵的哀嚎下,棉花糖离它渐行渐远。
    一路上,灵还提到了关于这座城的很多事,这是一座和阳间无异的城,住着的都是那些对阳间尚有眷恋且经过冥王批准留在冥界的人,最打破冥界规矩的便是在这里,死去的人可以拥有生时的感官,会冷会热会痛,更加怪异的是,在这座城的范围,如果再一次死掉,就是灵魂的死亡,最终消散成灰。
    “那城的范围是…”叶修问。
     “很难说,我偶尔听过其他鬼魂说,就算是你出了城门遇到一个树林,在那里被恶鬼袭击,也会死。”灵眼神有些凝重,“冥王没有界定这座城的范围,准确来说是,冥王建这座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界定范围。”
    “心真脏。”叶修得出了一个结论。走了一会儿,叶修突然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解决食宿问题。”
     “对。”灵笑了一下,“所以你要去打工赚钱。”
    “其实我比较好奇冥界的纸币不是冥币吗?我弟应该给我烧了不少啊怎么我还是身无分文。”叶修停住了脚步,
    “然并卵,那玩意儿几百年前就没用了好吗,我们的冥币,是冥王亲自设计发行流通的!”灵说。
    于是怎么我觉得冥王那么多事儿…
    叶修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毕竟也是当年说走就走的轻狂少年,虽然那时候兜里还有钱,但是现在!技术还在,去哪儿还是能靠双手致富的。
    叶修略略思索,走向了一家酒楼。那家酒楼位于主街中央,人来人往,生意特别红火,叶修看了一眼这酒楼,整体用红木构建,红木之上雕刻着百花,层层递上,萦绕不绝。酒楼里酒菜的香味特别浓郁,一闻就知道肯定良心。
    “你们这里收刷盘子的吗?”叶修直接走向柜台,敲了敲,低着头的掌柜闻声抬头,四目相对。
   “怎么是你?!”
    叶修才猛然想起,酒楼牌匾之上那龙飞凤舞的四个字究竟是什么字,怪不得,那字形架构,分明就是“百花酒楼”啊!

       “看不出来啊张佳乐,在下面都倒腾出那么大的酒楼来了。”叶修嘴里还带着啧啧啧的声音,眼神又扫了一圈。
        “…”张佳乐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叶修,半晌才回了一句,“我也只是帮忙收钱的,谁说这酒楼我的?”
        “那谁的?”叶修问。
         “孙哲平。”张佳乐简洁明了地说。
          “那和你的有什么区别,就你们小两口那档子事别以为哥不知道,说起来你们不也就还差一场喜宴吗也就差个形式,不要告诉我在这里你们俩财产还要公证还要一账一帐算清楚啊!”叶修的嘴炮源源不断,一回到小年轻时代果然还是那么的,头脑灵活口齿伶俐。
        张佳乐啪的一声把账本合上,站了起来。扎的小辫子随着动作幅度跳了一下,“你黄少天附体啊。看在也是熟人了,给你安排个落脚的地方也还是可以的,偶尔就帮忙上个菜什么的不委屈你吧?”
        “呵,”叶修接过话来,“已经感激不尽了。”
        张佳乐带着叶修上楼,在走廊的尽头,张佳乐推开了门。“你就先住着,有什么要求和我说。”
         叶修看了看布置,也就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标准的套间配置,虽然小,但也整整齐齐。对于一贯对生活质量不算太苛刻的叶修来说,已经足够了。
        “给我几块大的厚毛巾垫垫做个窝儿,我不想和这玩意儿睡一起。”叶修瞥了一眼脚边那只自从入了酒楼就没怎么吱过声的灵,语气带着不少的嫌弃。灵不屑地在一旁舔爪子,连架都懒得和他干。
       张佳乐点了点头,“没了吧?”
        “有,借钱。”叶修伸出手,直白地说,“我刚来,身无分文。以后还。”
       张佳乐“…”

       吃饱喝足后躺在床上稍稍歇息的叶修举起手中图案诡异的冥币,暗地里吐槽着那些在阳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烧着那些卵用没有的天地银行发行的纸的人,“哎,我说灵是你真名?”他懒散的问。“不是。灵是我们种族的名字。”猫趴在毛巾上,啃着张佳乐随手放的鱼干,津津有味。
        “我没有名字。”
        “那以后叫你一叶算了,我眯一会儿。”叶修闭上眼睛,没到这里之前,被叶秋死逼着养成了午休的习惯,刚开始还有些抵触,到后来不用叶秋提醒,到了点都自动躺床上了。
        “那个张佳乐,和那个孙哲平有啥故事?”一叶在毛巾上滚了几圈,问。吃饱喝足的人最喜欢扯八卦,就算不是人也不例外,这是自然界和非自然界的共性,说认真点就是满足了生理需要就要满足心理需要,更通俗的意思就是都是闲的。
        “以后再说吧。一会儿叫醒我我去外面转转。”叶修迷迷糊糊地说。
        一叶喵了一声算是应下。待到床上的人睡熟后,一叶跳上了床,看着那人的脸,喃喃自语。“阿秋,你常说的这人,真有趣。”
      
      窗外冥界依旧是灰蒙蒙的模样,明明没有生命,却在街巷各个角落都能感受到生气,这便是冥界中最大的异数,忘忧城。
       
——————————————ly钟离

评论
热度(13)

© 高三废兔叽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