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你前来 我过去(2)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握住文的节奏啊。~

现在前路迷茫,不知所措。

前文:【1】

——————————

可能真的像宋晓所说,只是因为不熟,熟了之后其实相处起来也没有什么。


黄少天想。

 


新的班级重组,最先熟络的是周围同学。顺带一提,老班中途破天荒地重新编排了位置(其实也是微调,好划分小组,后来据从饭堂流出的小道消息推测应该是迫于校领导压力不得不重新编排座位),徐景熙和李远调来喻黄二人后面,而小组组长经猜拳决定是喻文州


——当时黄少天还扬了扬自己出的剪刀,半调侃半恭敬地喊了一声“组长好”。喻文州只是笑笑,没有一点为难神色。


好说话的喻文州哪哪都挑不出毛病,黄少天承认他要推翻第一天对喻文州的印象了。

 


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澄清石灰水,等到一起玩游戏,那活生生就是水里通进了二氧化碳。

 

既然第一天放学时在黄少天努力和喻文州难得的配合下说开了,那个周末放假互相熟悉起来的小组六人就确定在同一个服务器碰面,因为黄少天宋晓郑轩都是同一个服务器,其他几个分散的一合计也懒得集体开辟新天地搞那么麻烦,特别仗义地转服开号。

 

“你还是用术士吗?”黄少天问。


喻文州:“用术士习惯了。”


黄少天:“哦。”

 

星期六晚上黄少天带着自己的账号卡“夜雨声烦”刚准备下竞技场,一条新的好友申请就发了过来。


“索克萨尔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


等级为10,术士。


黄少天想了想点了同意后用手机给喻文州发了语音邀请,喻文州同意邀请的速度很快,


“怎么了?”


黄少天的耳机音质好,喻文州说话又温和——乍一听就跟喻文州趴在他耳边说话一样。黄少天顿了顿,“那个索克萨尔是你吧?”


“是啊。”


“要我换小号陪你吗?”黄少天沉默了几秒,认真地问。新手升级总是要做烦琐的任务打无止境的小怪和刷本拿好点的装备,有等级差不大的号带着能缩短这过程的时间顺带躺拿经验。


对面想了想,笑着说,“好。”


明摆着送上门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黄少天利索地退出大号,拉开自己抽屉扒拉了会儿翻出张账号卡——本来打算换个职业练练手结果托人买卡买来的还是剑客,玩到一半觉得没劲就塞角落了,账号卡被杂物刮碰得有点小旧。黄少天给喻文州发了组队邀请和好友邀请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和喻文州边做任务边聊起天来,结果一聊就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喻文州的知识面很广,黄少天的思维很活跃,凑一起说什么两个人都能互相回应(当然黄少天说居多占总时间的一半以上),乏味的任务因为聊天也变得生动起来,黄少天一篮子话题可以说,说得开心了连为什么给大号起名夜雨声烦的原因都全交代给喻文州了。时间不声不响在夜间掠过去——


“喂!还没睡啊!?再不下游戏我明儿叫你爸拔你网线!”房门被大力地拍了两三下,老妈那中气十足的声音着实把黄少天吓了一大跳,他很早就洗了澡,就想着玩几把游戏就去睡觉,“行行行下了下了。”他飞快地甩了一句,可是手中按键盘的动作压根儿没停。副本其实也到尾声,黄少天有等级压制下意识爆了手速削了BOSS最后半管血。


他的话喻文州也听到了,“你去睡吧,很晚了。晚安。”


“你还不睡啊?家里人不管吗?”黄少天退了账号,语音还是没挂,随口问道。


“他们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还不困呢。我再玩会儿,明天可以睡迟点。”喻文州的声音隔着耳机线传过来,依旧和一开始没有什么分别。看样子也不是多讲究的人,打游戏打那么久。黄少天心想,


 

他刚想切断语音,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你号可以交给代练啊,为什么要自己升级那么麻烦?”


喻文州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沉默了很久,最后诚恳地说,“我忘了。”


“……”

 

 

道了晚安摘了耳机后黄少天后知后觉觉得渴,瞥了一眼墙上的钟:


嘴基本没歇说了两个多小时,顿时黄少天觉得自己牛逼坏了。


他走出房门给自己倒了杯水,热水滑过喉咙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喻文州居然全程和他聊了两个多小时,转性了吧……

 


另一边的喻文州这时也停了操作,闭上眼睛右手揉了揉鼻梁,眼睛长时间对着电脑还是有点疲劳的。


刚见面还以为他变了很多呢,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话那么多。


眼前黑暗里闪过那个缥缥缈缈的身影,他又听见了多年前的声音。


 

既然在晚修已经下定决心,做好了重新开始的准备,没事的,喻文州安慰自己,不会再发生和过去一样的事情了。

 

还有一件事,他睁开眼睛,重新拿起手机,手指戳开淘宝,还是考虑找个代练吧,万一公会有活动……

 

 

日子天天过去,学习生活都步入正轨,全班该熟的都熟了。另一方面喻文州在做组长的同时还兼任数学课代表,有时实在忙不来了黄少天作为同桌也会自觉搭把手,数学老师挺严格的,练习册做完了的上交没做完的要登记第二节课下课前必须收齐,


“李远,数学老师叫你晚修第一节课下课把作业补齐送去办公室给他检查。”喻文州踩着上课铃回来,回到座位敲了敲李远的桌子,转达上级的话。李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下一节课生物老师还没过来,喻文州转着笔有点惆怅——上节课被语文老师点名解析《终南望余雪》的情感,他按自己的思路说了,语文老师没说对也没说错,只是再三问你确认吗?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高深莫测地说你再好好想想,然后就让他坐下了。

 

刚好下课。

 

他对自己的想法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还是想用教室电脑查一下具体的赏析。只是公务缠身,今天收作业又不是太顺利,比平时磨叽干耗了几分钟,层层耽搁下来,从办公室回来时喻文州脚步明显比平时快了近一倍——也是那么凑巧,踏入教室那烦人的上课铃就响了。

 

零碎的东西堆积起来,难得地让他感到烦躁,坐回座位语文笔记本都不好好放进抽屉,直接甩到箱子面就不管了。

 

这时黄少天推了推他手肘,将草稿本推了过来——正是《终南望余雪》的情感分析。

像是临赴约时瓢泼的大雨恰好地停了,又像是被告知已经卖完的自己想要的某本习题册在准备离开时书店刚好从外面调进新的一批——

 

“我觉得你说的没错,下课特意去查了一下。感动吗!?”黄少天嬉皮笑脸地看着他。

 

他写得很多,笔记乱糟糟的,具体的情感一点都不昭然若揭,喻文州在一堆文字中细细地筛选出有用的信息重新组合,左手鬼使神差地搭在了黄少天的头上揉了把,“谢谢了。”这是他不时地对熟人的习惯性动作,缩回手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黄少天愣了愣,开口想说话却见姗姗来迟的生物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碍于他和喻文州才认识了这么短时间,直接下手打人不好,他往喻文州那边靠靠,黑色笔放肆地划过草稿纸,末尾落笔一戳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一度让喻文州怀疑他这力度笔头是不是能把整本草稿给戳穿了。

 

“我警告你!!下次再弄我头发我要打人的!!!!”


tbc



一直想长成一米八的黄少天:喻文州!老摸头发长不高的你知道吗你这手欠的毛病能不能改改!!??我知道你比我高但是你不能挡住我长高的路啊!!?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黄少你比喻文州矮?感觉你比他高很多啊

喻文州:哦他鞋子的问题。

黄少天:屁!我鞋子哪有问题!

喻文州: 你这双鞋子到货时盒子上内增高的标签没撕干净。

评论
热度(18)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