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没有荔枝的夏天算什么夏天.上

私塾先生喻X杀手黄

放飞自我。老梗使我快乐。

预警:几句话伞修,一句话双花。

这章黄少天耍帅时间,喻总下章出现。

——————————

“话说那妖刀夜雨,趁着雨声潜入李家,神不知鬼不觉……”

小酒楼里说书先生向来能用一方醒木和一柄折扇将江湖传闻说得绘声绘色,个中添补的细节穿插进去,给这半真半假的故事平添了几分可信度。说到惊心动魄处了,别说是谈笑声,连酒水倾倒入壶的声儿都听不见。

 

只有二楼座上一位公子若无其事地夹着花生米,一粒一粒往嘴里送,也亏得二楼只有两个人,不然这公子嘴里发出的“咔滋咔滋”声足够让他挨上几记眼刀。

 

“这说书的还不错。”他同伴点评道,颇为大方地从怀里掏出了几块碎银从座位往下抛——说来奇怪,那几块碎银都正准落入站在说书先生旁伺候茶水的店小二手中端的木盘子内。此时满堂的叫好,也掩盖不住这几声清脆,店小二眼见懵了,半晌才想起抬头往四周望。

公子眼风一扫,嗤笑道,“你这银两倒挺好赚,什么时候我来给你说几段?”

“可别了吧,听你说一段我得在你跟前蹲三个月,听你说几段我这小半辈子得交代在这儿。”他同伴伸手拿起茶壶给自己斟满了茶,端起吹凉了却也不喝,“所以你答应吗?”

“他们什么货色你也知道,就算你我身手有多好……也有可能搭上命的。”

公子伸了伸懒腰,抬手叫店小二结账,“老叶,要不各取所需,帮我个忙吧。”

“黄少天,你也有要我帮忙的一天啊。”被称呼老叶的人挑了挑眉,放下了茶盏。

也是黄少天会挑时辰地方,这会儿说话没人听见。但凡整个酒楼座上有人在江湖这趟浑水混得深,都认得出来那老叶究竟是何方神圣——江南地区只手遮天的叶修。

黄少天手一甩,像是江湖术士一样凭空变出把扇子,起身便走。

叶修盯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呵地一笑,“妖刀也有怕死的一天。”他说得感慨,可配上他平时作风,只让人觉得他还是在嘲讽。

那背影脚步顿了顿,显然听得一清二楚,“是啊,你不怕,所以替他走这趟。”

“老叶,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当叶修用手指沾着酒写出洛书这两个字的时候,黄少天就知道他摊上事儿了。神龟背驮洛书献于大禹,助其治水定天下,口口相传的故事连街边三岁幼童都会讲。一直以来洛书象征着治国之根本,如今洛书残片出世,又恰被代圣上南巡的丞相苏沐秋寻得,不管是真是假,也得有人带着残片赶赴京城交于圣上。

“这玩意儿出水时不止苏沐秋一个人看见,如今消息传开,江湖已经不太平了。”叶修叹了口气,他骑的马是匹好马,瞧见主人这副模样还晃了晃脑袋往叶修手里贴紧了些。

得洛书者得天下,穿不上龙袍的某些人自然想靠这话改改命,勾结的是江湖客,赏的是高官厚禄,苏沐秋趁着夜色将洛书托付给叶修让他及早出发,他算好了一切,却不知道叶修故意放过了闪过他们窗边的一道黑影。

黄少天盘腿坐在一旁,膝上放着他的剑,冰雨。剑已经出鞘,仿佛跟天地借了十分的月光,剑身寒气直逼眼底。

 

“明天就到京城了,不知道某人出手大方到何种地步,好让我见识见识。”黄少天道。

一路上死在他和叶修手中的杀手十个手指头早不够数了,其中还有几个是他对头,三天两头碍着他拨算盘。黄少天也是杀手,大名鼎鼎的“妖刀”夜雨。妖刀喜欢夜雨来时杀人,夜雨停时收剑入鞘,行踪不定,剑法诡谲,且一向随心所欲。

 

叶修在他十六七岁时认识他,二人时常论剑饮酒,一来二去便成莫逆之交。

 

见识来得有点快,叶修眼一凛,手中把玩的弩直指向黄少天,一发两箭擦着黄少天头上树叶而过。一声惨叫顿时破开林间静谧。“你这样未免太过打草惊蛇。”黄少天抱怨道,右手握紧了冰雨。

他们来了。

 

“撑着点,我联系了京城的朋友,今夜会合。”叶修一剑划过黑衣人喉咙,侧头朝另一边的黄少天说道,黄少天一对几,手中剑越来越快,竟还能抽出丁点闲暇,“你叫了王大眼还是孙家那位大公子?我之前听说百花谷的张佳乐好像也去京城了!你知道吗!?”

 

叶修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场面渐渐混乱,黑衣人仿若墨云压城地朝他攻过来,休憩的地方是叶修挑好的,给了杀手隐藏的地方,也给了他和黄少天回旋的空间,方圆几里再没有别的地方能引得蠢蠢欲动的人倾巢而出。刀锋突现直击其后背,叶修惊觉,转身回护,却见一柄剑斜斜地插过去,那把刀在他身前被截住,出现在他身旁的黄少天挑眉,朝黑衣人懒懒散散地笑,“我陪你玩玩?”

 

不过残片而已,京城那位是疯了吗?叶修心想,掐指算着援兵何时到,右手的剑不敢有丝毫懈怠。

 

将近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叶修和黄少天皆是后背热汗淋漓。黄少天剑术虽不赖,可他混迹夜晚多年,习惯蛰伏,找准机会一剑毙命,越拖越发力不从心。黄少天的剑已经比刚开始慢了,他咬了咬牙,一个侧身避开了黑衣人鞋中的刀刃,同时冰雨一晃,挑开了另一个黑衣人投射过来的箭矢,真是比当年在组织训练时还让人不爽,有完没完了?

 

“我操你祖宗!”黄少天闷哼一声,冰雨在电光火石间由左手接管,右手一扯把插在肩胛处的梅花镖扔到地上,吃痛地捂住了肩胛,鲜血透着指缝溢出来,叶修在他身旁帮他挡住其他人,“撑多一会儿,就一会儿。”

 

来人前赴后继,怎么杀也杀不完,好像半个江湖都汇聚在了此地,叶修和黄少天边防边退,渐渐不占上风,且二人都有伤,叶修袖中暗器配合着,不要钱似的往外倒,逐渐将与一干人等拉开差距。

 

黄少天苍白的脸勉强扯出笑容:“王大眼再不来回头我踹了他整个微草堂。”

 

整个地方已经被血气笼罩,闻起来让人恶心,置身于其中,好像置身于阴间炼狱,也不知道炼狱有没有那么冷的月光。二人的衣衫已经是混了大片血迹,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在黄少天还想再说什么时,他右脚一旋,错身躲开从后背来的箭矢,箭矢直插入十步开外的黑衣人胸膛——

 

“叶修黄少天,别来无恙啊!”

 

哒哒马蹄声已经清晰可闻,连着一个许久没听过的声音,黄少天瞳孔倏地放大,“终于来了!”

冲前头的孙哲平率先飞身下马,重剑葬花在手,闷声便是过剑无情。王杰希紧随其后,接手了叶修的站位,身后带的人丁不少,整个局势顷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先出声的张佳乐抬起弩连发几箭,下马率先点了黄少天几个穴道,猝不及防,黄少天喉咙腥甜再也压不住,哗地染了地上一滩乌黑。

 

顿时眼前一黑。

 

似乎有人跟他说,“少天,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TBC

评论
热度(62)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