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梦与玫瑰花(2)

觉得应该要说些啥但是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哦补充一句,全场最佳助攻:猎寻(别看它可爱!其实超级凶!)

谢谢喜欢这样的设定。

前文:(1)

——————————

孙哲平坐在二楼角落的单人沙发上,手边是鸟为了讨好他给他叼来的糕点菜单。“一杯咖啡,一个鲜花饼。”他说道。张佳乐刚把装着鲜花饼的托盘放进烤箱,调好温度时间才嗯了一声表示听见。

 

哨兵靠在沙发上,环顾着身处的环境,靠楼梯一侧是张佳乐的小厨房——烤箱,厨具台,咖啡机,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占了空间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放了些桌子小沙发供客人休息等候,还有个小露台,奶黄色的地砖上摆着几盆花,有一盆茉莉已经开了,清淡的花香清洗了整个二楼。向导还在忙碌,孙哲平盯着他扎在脑后的小辫子和白皙的脖子颈部,在想一件事:这个人敢不敢逗狮子啊?葬花应该也挺喜欢他的。

 

“你店前鸡笼里那只鸡……你晚饭?”

 

“一整条腿我儿子的,剩下我的。”张佳乐端了一杯咖啡和一杯奶茶过来,顺便就坐下了,特别坦白,“我儿子最近特别操心我人生大事,啧。你也别多想,你只是长得刚好符合我标准而已。”

 

孙哲平听着前边觉得不对劲,疑惑地望向在桌上因为主人坦白而欢欣鼓舞地表示附和的鸟。向导的精神体一般不是素食动物和杂食动物吗?……

 

“我儿子,猎寻。” 

 

“棕背伯劳,掠食性鸟类。”

 

教授微微一笑,补充说道。

新入塔的研究生瞪大了眼睛,“他打破了关于向导精神体的常规性认识!”

 

教授随口道,“是啊,当初塔里也是想把他留在塔里研究的,为了保持样本的数据准确,塔并没有给他安排哨兵,只是让他接受专门的定制训练。”

 

“师兄师姐他们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个人。他不在塔里了吗?”

 

“哈哈哈,”教授笑出了声,在塔里工作了快半辈子的他对于当年的事还是记得很清楚,“后来他和一个哨兵认识,两个人狼狈为奸久了,从一见钟情转成了日久生情,刚好塔里人事调动,结合登记处的人没来得及和我们做情报对接,就让那哨兵钻了空子通过合法渠道让向导成为了他的伴侣,于是……嗨,样本已经没有研究价值了,只能当普通向导来处理。”

 

研究生觉得有点可惜,刨根问底,“然后呢?”

 

“没有什么后来啦,”教授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对于哨兵和向导的认识不要太过局限于书本,你要做研究,就要从实体出发。”

 

这时走廊传出一阵喧哗,教授似乎才想起什么,“这件事你知道就好,别在老孙面前说。”

 

“啊为什么?”

 

“当年关于那位向导的研究一直是老孙跟进的。”教授幸灾乐祸,研究生懂了,毕竟研究对象出了岔子,就算研究人员再怎么没心没肺,肯定也会不好受,更何况孙组长那么严肃认真的一个人,便乖巧地点了点头,再三保证自己不会乱说的。教授拍了拍研究生的肩膀,故作玄虚,“毕竟家丑不能外扬啊。”

 

教授的不着调在塔里研究人员的圈子出了名,研究生一脸懵逼,觉得自己刚才明明懂了,现在又突然有点不懂了。

 

挂在墙上的钟在糕点的面香和花香中滴答滴答地走,孙哲平和张佳乐聊得火热,两个退役的男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不过花店毕竟还在开业,张佳乐忙上忙下地一趟趟跑,谈话也断断续续,猎寻不知疲倦地在桌上跳,黑珍珠似的眼睛欢快地盯着孙哲平。

 

“哎,我去帮忙。”孙哲平用手指点了点它的头,站起身走下楼。

 

张佳乐正在用包装纸包着花束,一大束的玫瑰花摆得齐整,见到孙哲平下来还有些意外,“走了?”

 

“走什么,下来帮你。”孙哲平抬手在他脑袋轻拍了一下,“看你那么忙,你儿子心疼你。”

 

“可拉倒吧,我儿子都当我这个爹充话费送的好吗?”张佳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但碍于现在真的无暇分身,还是指着门口停的三轮车,“我很快就好,你去帮忙签收一下货, OK吗?”

 

孙哲平比了个OK的手势,玫瑰花的买主是个普通男人,站在张佳乐不远处期待地看着桌上的玫瑰花束,整个人无意识地挡住本就不算太宽的路,孙哲平说了句让让,男人才反应过来给他让了道。

 

站在门口等了有一会儿的花农指了指地上用水泡着的两大桶花枝,然后递了个皱巴巴的本子和圆珠笔要孙哲平签字,孙哲平顿了顿,扫了一眼这两个桶,进的都是些常规的花,不过其中一大桶都是玫瑰。他按着上面的表格在当天的日期后边签下了张佳乐三个字,签完后才反应过来朝门里面吼,“你哪个张哪个佳哪个乐?”

 

张佳乐刚把玫瑰花交给男人,忙着找钱,头也没抬,“弓长张,佳得乐没有得,懂吗?不懂往前翻,我之前签过名的!”

 

哦嚯,孙哲平往前翻了一页,嘴里发出的音节变了个调,店主人之前的签名和他写下的三个字除了字迹,啥都一样。

 

“来来来帮忙提一桶。”

张佳乐也不客气,直接把孙哲平使唤上了。孙哲平想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右手一提就跟着张佳乐走进去。他身后归家人步履匆匆,过路的风都是雨水欲来的阴凉,孙哲平知道这是快要下雨了,还有可能下的暴雨。正想开口提醒,就见张佳乐把桶一放,登登登就跑上了二楼,身影快得原地只剩下几句话,“今天提前打烊!我去把二楼的花搬进去,一会儿有空吗?去我家吃饭啊?”

 

猎寻从二楼飞下来,扑灵扑灵着翅膀围着孙哲平转,小眼睛里面都是期待。

 

“好啊。”孙哲平说,习惯性地从裤袋摸出耳机想给自己挂上,顿了顿又重新将耳机线卷好放回原位,“不想变成落汤鸡就快点!要下雨了!我没带伞!”

 

“行行行很快!!伞我有!!”

 

孙哲平听着声儿,突然笑了,外头乌云开始聚拢,远处有人在吆喝着收衣服,细细碎碎的信息灌进他的精神,曾经敏锐的感知器官好像又重新工作起来。向导哼着小调从二楼三步并两步走下来,离他越来越近。

 

如果张佳乐对他有好感,那真的再好不过了。

 

“走吧。”孙哲平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哲平,哲学的哲,平安的平。”

tbc

评论(6)
热度(57)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