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命中注定

今年里算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故事了。
是我5月份那篇《突如其来》的联动。
我现在手机不方便放超链接,有空再搞。

网络写手喻x游戏主播黄

我拙劣的文笔写不出喻文州万分的深情qwq

另:鲜虾云吞真的好好吃!我的最爱了!可是虾真的好贵啊!!

——————————

脱下耳机退出直播间,网络上受人欢迎的写手索克萨尔回归了现实身份。

 

显示器上显示快十点,喻文州伸了伸懒腰,手机锁屏上跳出的消息弹框数量已经突破99+,最近几条是艾特他的,他知道找他有什么事。

 

喻文州瘫在椅子上,已经黑了的屏幕倒映着他自己的影子,身上还穿着睡衣睡裤,外表出人意料地一言难尽,反正也不出门,也不见人,他懒得在外表上费心思。

 

咸鱼躺了四五分钟,他叹了一口气,两只手猛地用力,整个身体从椅子上弹起来。喻文州动了动筋骨,右手拿起手机,在弹框的白色区域敲出简单几个字后再度放下。

 

十五分钟后,喻文州走出了家门。

 

头发在浴室里对着镜子收拾过,沾了点水把后头乱翘的呆毛压了下去,外带洗了个脸换了身衣服,喻文州此时去赴以前高中宿舍的约,只是黑色长裤加白色打底衫,外搭了件袖子半挽的长袖衬衫,他的脸本来看着就嫩,这么一穿更显得年轻,似乎还在读大学的年纪。

“这么多年不见,就文州没怎么变。”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旧舍友一晃神三四年没见,约在食街哪个据说砂锅粥很好吃的大排档,谴责当下苟且的同时缅怀过去的青春,当年高中文科实验班男生就偏少,全部到齐也就一张桌子,喻文州到时田螺和鱼片粥才刚上桌,晚春凉风中冒着腾腾热气。

 

舍长开车过来的,最近酒驾查得严,说什么也不碰酒,陪着喻文州喝大排档偏劣质的茶水,入口虽然暖,但有点涩。

 

——他们都知道喻文州酒量不好,一杯会醉,醉起来话不多,伸手抡起酒瓶就敢往地上砸,水泥地上酒瓶碎成了花,酒液四溅,别说周围吃饭的人,连宿舍的哥们儿都惊了。

 

这是高中毕业狂欢当晚,喻文州一摔成名。

 

田螺紫苏向来绝配,用嘴轻轻一噘,螺肉连带汁水就被吸进嘴里,汁水有点点辣,一次一个,只会让人越吃越上瘾。桌上还摆了炒河粉和几笼凤爪干蒸,大有今晚不吃到吐不回去的趋势。

 

舍长还在张罗着要不要再叫多几份。喻文州抿着茶,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以前熟悉的舍友,在座有几个已经成家,有个在创业,还几个在外地,这次瞅着时间差不多请假回来的。模样倒是都有点变化,但性格还是和印象中出入不大。

 

就是在社会混久了,比原来更能吹了。

 

喻文州笑了笑,陪他们骂无脑甲方,说近来情况,讲未来宏图。好像又回了当年,个个都还是少年心性,吵着闹着要去闯天下的意气风发模样。

 

饭局到快1点才散,舍长住喻文州附近,这时干脆送喻文州回家。喻文州坐上副驾驶,拉了安全带扣好,笑了笑:“真的好久没那么齐人了。”

 

舍长打着方向盘倒车出马路,感慨道,“是啊。”

 

他们两个人还在本地,平时也多往来,关系比其他舍友要近些。又说了几句近况,喻文州忽然想起件事,“舍长,我这边房子空了间卧室,你有朋友最近要租房吗?有想合租的吗?”

 

现在这个点儿车少,一路流畅无阻。车厢内安静了一会儿,忽然舍长笑出了声,手还搭在方向盘,语气颇有些调侃:“巧了,今早还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福尔摩斯的开头吗?”喻文州也笑。

 

“谁知道呢?”舍长哈哈大笑,打趣道,“那个朋友也是和我们同届的,本地人,现在好像是做游戏主播,性格还不错,回去我把微信推给你,你自己去接触一下吧。”

 

“好。”喻文州点点头。

 

“夜雨声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

 

回到家洗完澡出来,半靠在枕头上回复微信的喻文州收到了舍长发给他的名片。

 

喻文州着实一愣,拇指在九键格快速移动。

 

喻:……没搞错?

舍长:是他,叫黄少天。

喻文州一下竟有些无言以对——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狂躁的心跳稍稍平静下来,他手动了下,系统提示对方已经通过好友申请。

 

现在北京时间凌晨1点28分。

 

“喂!想什么呢!”黄少天伸手在喻文州面前打了个响指。喻文州才回过神来,手中云吞皮上还是空空,黄少天午觉刚睡醒走出房间,就看见自己室友左手拿着云吞皮,对着盆里肉馅思考什么,雕像似的专注——

 

喻文州抱歉地笑笑,“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当时你搬家过来在这里吃的第一顿也是这个。”

是了,经过一晚上修仙似的愉快交谈,合租的事情就这么初步定了下来,黄少天早上看了房子签了租房合同下午就叫了朋友帮忙搬家。喻文州坐在客厅,边看着他们搬箱子边包云吞,桌上两叠云吞皮,一盆肉馅再加上一碗虾肉。那天天气很好,有风,太阳照着不算太热。

 

黄少天在他旁边坐下,小声逼逼:“第一顿还有虾呢!”

 

喻文州想用手敲他头,无奈右手拿着盛好馅儿的勺子,左手有云吞皮,实在有心无力。

 

“现在虾好贵的夜雨大大!”喻文州无可奈何地笑,眉宇柔和。黄少天看着他,心想这个人眼睛真好看,睫毛也长,他随口答,“那下次我跟你去菜市场好啦,我去买单。”

 

“噗。”喻文州笑出了声,“这次没买虾是因为今天的虾不新鲜而已,你喜欢我下次再包鲜虾云吞。”

 

“……”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不说话,就一旁看着,像是一条乖顺的大型犬。这时已经是冬天了,和喻文州做室友已经半年。

 

他看着喻文州一个一个包好云吞放到另一边。喻文州的手很修长,包云吞动作很熟练,基本上勺子一挖馅料往云吞皮上一点,手指动几下就捏好封口放一边了。喻文州包的云吞馅儿不会很多,基本一小口一个,肉馅里经常会混些马蹄,吃起来很爽口。

 

现下家里还没有猫咪烦烦,只有黄少天小心翼翼藏着的没办法说出口的喜欢。

 

他知道喻文州怕冷,每个晚上都会去洗手间提半桶热水回房间泡脚,他也知道喻文州酒量不行,所以两个人一起修仙看比赛看电影手里杯中都是喻文州煮的奶茶。

 

红茶茶包丢锅里煮沸,等到茶水颜色浓了再混入淡奶白砂糖,看着好像容易,可是黄少天自己做时做不出喻文州那种香醇的口感来。他揶揄过喻文州说不知道以后哪家姑娘那么幸运能嫁给你,喻文州只是笑笑。

 

——喻文州也不是没有做饭做得糟糕的时候。他写文到了瓶颈时会借助做饭做甜点来抒发自己压力,这个时候的喻文州做饭水准忽上忽下,跟垂直过山车一样刺激。黄少天人生中吃过最难吃的番茄炒蛋不是他六岁那年自己做的那一碟,而是喻文州之手——一口下去,严重怀疑家里厨房大半罐白糖是不是都被喻文州倒进了锅里,太甜了。

 

这样一个特别的喻文州。他偷偷摸摸地喜欢了一年,也许是老天开眼,在一个普通的夏天普通的夜里,他刚给龟苓膏淋上蜜糖,喻文州走了过来,认真地将真相摊在他面前,最后狡黠地问:“所以少天要做我男朋友吗?”

 

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阿喻。”黄少天躺在床上靠着喻文州的肩膀玩手机。

 

喻文州翻动着手中的书页,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怎么了?”

 

“国庆有个展子,主办方邀请我去做嘉宾,你说我答不答应好啊?”黄少天认真地问。 

 

喻文州将书签夹在书页里,合上放在床头柜上,黄少天顺势就往下滑瘫在喻文州怀里,举起手机给他看,喻文州半拥着他,笑,“你想去就去,去给小朋友见见夜雨大大真人有多帅也好。”

 

黄少天被逗笑了,亲亲他下颚,“你会和我一起去吗?”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一双眸子依旧温柔,

 

“会。不过我可能迟点才到会场。”

 

国庆那天,黄少天和喻文州吃完早餐就分别了,喻文州和朋友有约,黄少天要去会场。出门前两个人还接了个吻,商业互吹了一下。

 

说不期待喻文州到场是假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黄少天的活动安排在上午,一个小时左右。他悄咪咪地分心去留意会场的情况,却一直不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不过粉丝们的热情他是真切感受到了,夜雨声烦算是第一次参加活动,在会场上被投喂一大堆零食,搞得黄少天有些受宠若惊,给人签名合照时要什么都答应,十分好说话。

 

但是等到12点都没看见喻文州,他活动结束,几个关系不错的主播约出去吃饭,黄少天没凑合,他还是没看见喻文州,就在会场买了碗鱼蛋车仔面和一杯奶茶找了个角落坐着凑合一顿午饭了。

 

“少天,抱歉。我现在有事走不开,迟点才到会场,记得吃午饭。”微信上的置顶聊天在他吃完车仔面后终于有了动静,黄少天哒哒哒地回复:“行,等你。”

 

他想告诉喻文州会场里的车仔面没他做的好吃,XO酱有点怪怪的,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当面说。

 

等人是件很漫长的事,黄少天累了,不想四下转悠,几个知名游戏厂商设立了专门的区域,他玩心大,上午到时就先溜达了一圈才去和另外一起参加活动的主播碰头。圈子虽然大,但是热度差不多的互相都知道些,也算是找了个借口朋友凑一起加深认识。

 

下午也有几个作者来签售新书。其中一个还是黄少天很久之前听过的,索克萨尔。也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他热度刚刚起来,积累了一定的粉丝和流量。有天直播突然流量大增,很多人挤进直播间看他打游戏说相声,他疑惑地问了一下,才得知原来有个作者在微博回粉丝提问时提到了他。

 

问:请问大大平时喜欢干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

答:蹲家里,看书看电影,偶尔看直播,一个叫夜雨声烦的游戏主播,很有趣。

这个作者就是索克萨尔。

 

 

不过这个索克萨尔主页除了偶尔微博互动外,就剩下设置好的更新提醒,没什么别的好看了。黄少天无聊时也看过他的书,是本推理小说,夹杂着一点点感情线,总的来说给他感觉感情线不明显,剧情线倒很出彩,文风诡谲,伏笔重重,挺不错的。

 

这次据说写的小说一反常态,是主打感情线,黄少天好奇在会场上也买了一本,算是为粉丝事业尽绵薄之力,趁着空闲就把包装薄膜拆了打发时间。

 

扉页后,黄少天看见了几行字,谨以此书献于我的爱人,愿他知晓所有突如其来,都不过是缘分自有安排。

 

他不由得想起喻文州,他的爱人。

 

喻文州从没说过他平时写的是什么,他不说黄少天也不问,有时候调侃他说是不是写那种修仙后宫爽文,喻文州只摇头说不是,然后微笑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索克萨尔这次写的故事真的不像他的风格,文风变得很温暖,字里行间都是淡淡的生活气息,一个是籍籍无名的游戏主播,一个是籍籍无名的写手,全文几乎是以写手的视角展开,从写手因为某次阴差阳错点开了主播的视频开始,到写手看着主播一点一点成长成一个成熟的主播,自己也一点一点成长成一个成熟的写手,从一个普通的合租询问到后来二者同居日久生情,因了索克萨尔文笔过硬,这种暖甜风不至于落入俗套,反而成了一个由巧合组合而成温柔故事,一字一句,都仿若情书,写满缱绻深情。

 

黄少天一页一页翻过去,越翻越觉得有种熟悉感,他看到索克萨尔笔下那个主播半温不火的时候半夜凌晨游戏维修不睡觉秀操作玩扫雷,妈的惊了——“原来还真有人和我一样大半夜直播玩扫雷的啊!!”

 

而文中的写手捧着手机认认真真在看人直播玩扫雷,认真得近乎虔诚。

 

“他就如同黑夜里的光,在我茫然无措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走时,吸引着我,继续和他一样,为梦想耗尽所有。”

 

“那时候我就觉得,我和他是同一类人。”

黄少天不说话,右手的书页越来越少,他下意识咬住下唇,到了最后几页,他似乎已经知道结局,合上书放好,站了起来。

 

此时,他已经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他所爱的,与他共度余生的人走进了会场,和几个作者一起坐在了签售区。

 

他的位置标牌,是索克萨尔。

 

一瞬间黄少天眼睛有点发烫,握着书的手微微发抖,他在一个瞬间突然想起喻文州第一次进入他时握紧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少天,你是我的光。”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原来故事在喻文州的角度,是这个样子。

排队的姑娘们吱吱喳喳地聊着什么,黄少天玩着手机刷着微博,随着队伍缓慢移动,还几个轮到他时,他才摁熄了手机屏,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还是一副斯文模样,嘴角含笑。签下的字依旧如他本人一样,别人看来端正清雅,骨子里却掩不住风流倜傥。

 

“要写什么呢?”喻文州早就发现了他,却在他站在他面前时装作公事公办的样子例行询问。

 

黄少天礼貌地笑,“就写个夜雨声烦大大全宇宙最帅好了。”

 

喻文州被他逗乐了,嘴里念了句好,但却不是按着惯例在扉页上签下“索克萨尔”四个字,而是翻到了扉页下,在那三行字下签下名字。

 

喻文州。

他将书页合上推给了黄少天,笑眯眯地问,“要合影吗?”

 

黄少天陪他做戏做全套,装模作样地开了手机摄像头,在二人自拍时,喻文州突然低声问,“你看完了吗?”

 

小心翼翼得像是小时候问老师自己成绩怎么样,急切却又带了十分的忐忑。

“结局我没看。”

 

黄少天放下手机,漫不经心地说,

 

“要不你给我讲讲?”

“结局是写手瞒着主播将他们的故事写入了他的小说,连同主播所不知道的那部分。”喻文州笑,像是很随意地跟粉丝谈起小说情节,

 

“写手不是跟主播说过吗,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这包括的不仅是过去,还有,我爱你。”

 

 

END







评论(10)
热度(127)

© 钟子霁 | Powered by LOFTER